袁天佑牧師

返回牧師部
英文姓名:
The Rev YUEN Tin-yau 
按立年份:
1981 
總議會調派及選委之職務:
退休 
電郵:
鼓勵信徒之語句:
因為我深信無論是死、是生、是天使、是掌權的、是有能的、是現在的事、是將來的事、是高處的、是低處的、是別的受造之物、都不能叫我們與上帝的愛隔絕.這愛是在我們的主基督耶穌裏的。(羅8:38-39) 
喜愛之金句:
我來了、是要叫羊得生命、並且得的更豐盛。(約10:10) 


  日期
講題
地方


  2014/11/02
香港堂午堂

  2014/07/06
將軍澳堂

  2014/05/11
香港堂午堂

  2013/07/07
香港堂午堂

  2013/02/03
香港堂午堂

  2013/01/20
愛華村堂

  2012/04/15
香港堂午堂

  2011/11/20
香港堂午堂

  2010/09/05
香港堂午堂

  2009/12/06
香港堂午堂

  2009/08/02
香港堂中堂

  2009/03/29
香港堂中堂

  2008/08/10
香港堂午堂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頁        
2020年10月18日 
疫情稍退,我們可以參與崇拜了!? 
健康主日 
第42期 

寫這篇靈音稿是在一個月前,當時限聚令仍只准二人,所以教會的崇拜仍是以網絡形式進行。但疫情第三波看來已受到控制,相信到今天,限聚令已能大幅放寬,教會也能有限度的進行實體崇拜。只是擔心,第四波來到時,又會有所限制。所以大家不要放鬆防疫啊!

過去大半年,能舉行實體崇拜的主日並不多,大家多只能透過網上參與崇拜。這正是考驗我們信仰的契機。

不少時候,我們參與崇拜,已成為了每主日的習慣。習慣本來不是壞事,但習慣會容易使我們對崇拜變得麻木。不少時候,我們投訴崇拜安排不好,或講員講得不好,使我們沒有領受,但問題卻可能是我們對參與崇拜因習慣而變得沒有新鮮感而已。

教會舉行網絡崇拜,我有留意到在轉播時的參與人數,最多只有平常參與崇拜的三分之一。就算是事後觀看的人也不算多。為甚麼呢?是因為不習慣?沒有實體的感受?為甚麼不能劃出過去參與崇拜的時間,參與網絡崇拜?的確,實體崇拜與網絡的方式,有很多不同,我也肯定實體崇拜有更多好處。但在疫情期間,不論政府有沒有限聚令,教會也當審慎不宜有公開和太多群眾的聚會,避免交叉感染。網絡崇拜,是在疫情中最好的安排。除少數年長信徒不太懂使用網絡外,相信大部分信徒都可一同參與。

殉道者潘霍華曾指出,「團契生活並不是想當然的,而是恩典」。教會生活,不論是崇拜、聖餐、團契等,都是上帝的恩典,要我們珍惜。我們有沒有因過去沒有實體崇拜,更深的體會崇拜的真義?以後在參與實體崇拜時,要帶着怎樣的心去參與?耶穌說:「那真正敬拜父的,要用心靈和誠實敬拜他。」(約四23)

崇拜當然不只是實體或網絡的崇拜,而是要「將身體獻上當作活祭,是聖潔的,是上帝所喜悅的,你們如此事奉(敬拜)乃是理所當然的。不要效法這個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變化,叫你們察驗何為上帝的善良、純全、可喜悅的旨意。」(羅十二1-2)

保羅寫信給帖撒羅尼迦教會,讚賞他們「離棄偶像,歸向上帝來服侍那又真又活的上帝」(帖前一9)。這就是崇拜。


2019年10月6日 
「暴力」,要到幾時呢? 
普世聖餐主日(80屆) 
第40期 

這是哈巴谷先知書一開始便發出的問題,也是香港人過去幾個月不斷問的問題。
我們常會說:「要譴責暴力。」但我們能否知道暴力有多少形式?中國神學研究院榮休教授江丕盛在一篇題為「譴責暴力,各種暴力」一文中指出,我們當留意社會有以下幾種暴力:

一. 立法制度的暴力,剝奪普選的政治暴力;
二. 政府狂妄的暴力,傲慢和不尊重人民的暴力;
三. 執法過度的暴力,超越法律和道德所容許的武力;
四. 司法過重的暴力,以法律之名,對反對或抗爭者過重的判刑;
五. 黑社會的暴力,藐視法律,濫用私刑;
六. 抗命的暴力,捨棄和平,對他人財物或身體肆意的破壞。

他亦指出,我們最容易譴責的就是無權無勢的抗命暴力。但實際上,上述種種暴力都出現過。「解鈴還須繫鈴人」,要解決今天香港的困境,政府的回應實在是最重要的。「撤回」修訂條例是應有的法律程序,可惜的是政府要在事件發生了三個月才提出。面對着過去幾個月所發生的事,怎可以不獨立調查?沒有真相,實在難以令社會得到安寧,人心怎樣可以得到平息呢?所以我盼望眾弟兄姊妹為政府和特首禱告,讓他們明白,高壓不能換取平靜,只會帶來更深和更大的暴力和仇恨,唯有真相、公義和仁愛,才能化解仇恨和暴力。

撰寫這篇靈音稿是大半個月前,社會仍處於動盪不安之中。內心也像先知哈巴谷那樣,看不見前景如何。但也如他從上主所領受的一樣,「因為這默示有一定的日期,論及終局,絕不落空。它雖然躭延,你要等候;因為它必臨到,不再遲延。看哪,惡人自高自大,心不正直;惟義人必因他的信得生。」(哈二3~4)先知阿摩司也這樣提醒我們:「這是險惡的時候。你們要尋求良善,不要尋求邪惡,就必存活。」(摩五13~14)

適逢今主日是「普世聖餐主日」,我們為世界和平和教會合一禱告,我們更要為香港,這個國際大都會禱告,「仁愛之神,和平之君,懇求止息大地戰爭;抑制罪人忿怒之心;求主憐憫,普賜太平。」(「求賜太平歌」)


2018年12月9日 
聖經與今天撕裂的社會 
聖經主日 
第49期 

在今天撕裂的社會和教會生活中,怎樣應用聖經才合宜呢?
  一,聖經是上帝「活」的「說話」。「活」和「說話」的意思,表示上帝可透過不同的方式向不同的人說話,所以人對上帝的話的領受會各有不同,信徒不宜攻擊他人的領受,但可在彼此尊重的前提下分享不同的體會。
  二,聖經是信徒行事為人的指引,而非為我們的言行說項的理據。我們閱讀聖經,除有斷章取義的危機外,也常會只引用一些適合自己的經節,忽略其他不適用的。但我們忽略的經節,或許正是要提醒我們,要好好檢視和修正自己的言行。所以,他人不同的意見,他人的提醒,是相當重要的。
  三,聖經不單可應用在個人生活方面,也可應用在社會層面,鼓勵信徒多關心社會。
  「行公義,好憐憫」,今天社會人人都高舉的口號,但人往往對自己,就期望別人包容、體諒,但對別人或異見者,就要求更高的義和嚴責。聖經所說,「行公義」,除對別人要求外,也先是對自己的要求;「好憐憫」,是對別人的態度,當然也要對自己如此,「愛人如己」。「行公義」和「好憐憫」不是兩樣衝突與矛盾的事,而是好像一個銀幣的兩面。「行公義」時,要「好憐憫」;「好憐憫」時,也不忽略「行公義」。
  耶穌沒有否定律法書所說「以眼還眼,以牙還牙」(太五38;出廿一24),但目的不是報復,而是在追求公義時,要合理和有限制。若能以善勝惡(太五39~42),那更是好得無比。
  不過,最重要的,耶穌教導人要「愛仇敵」(太五43~48)。甚麼是愛?我的老師周天和牧師在他所寫的《山上寶訓的研究》這樣解釋:「不管別人怎樣惡待我,怎樣令我傷心,怎樣令我蒙羞受辱,我都不懷恨於心,不企圖報復,反而處處為他的好處着想,凡事都設法叫他在身心靈各方面獲得最佳的益處。」
  綜合耶穌有關「論報復」和「愛仇敵」的教導,我們可以這樣去理解。一個人做錯了事,要接受法律制裁或懲罰。愛是不會縱容,但也不會落井下石,以嚴懲來對其他人發出警號,而是希望他能反思做錯了的事,給予悔改的機會。對異己者存着真正的愛,是不會對人存幸災樂禍的心,亦不會存報復之心。
  不論在社會或教會,人若能這樣對待別人,紛爭和撕裂便可緩和,縫補才可預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