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崇智牧師

返回牧師部
英文姓名:
The Rev LAM Sung-che 
按立年份:
1987 
總議會調派及選委之職務:
會長、安素堂主任牧師 
與宣教及牧養有關之職務:
家庭牧養中心執行委員會委員、盟約門徒事工執行委員會委員 
電郵:
sclam@methodist.org.hk 


  日期
講題
地方


  2017/01/08
筲箕灣堂

  2016/01/03
安素堂

  2015/02/01
安素堂

  2014/03/02
安素堂

  2013/04/28
安素堂

  2012/07/01
安素堂

  2012/03/11
廣源堂

  2011/12/11
藍田堂

  2011/09/11
安素堂

  2011/07/17
藍田堂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頁        
2018年04月1日 
遇上基督.生命改變 
復活主日 
第13期 

按聖經記載,抹大拉的馬利亞是首位看到復活主的人,同一個晚上,在一個重門深鎖的房間,復活的主向門徒顯現說:「願你們平安。」翌日,耶穌在以馬忤斯路上向兩個門徒顯現,彼此談論聖經,同領聖餐,充滿愁苦的門徒心裏火熱起來。數天後耶穌向小信的多馬顯現,以手上和肋旁的釘痕建立他的信心。及後復活的主在加利利海邊向重操故業的門徒顯現,三次詢問彼得「你愛我嗎?」耶穌的死,令門徒的人生跌入低谷,他們傷心、失意、自責、沮喪、恐懼、絕望,但當他們與復活的主相遇後,一切都改變了。門徒能走出人生的陰霾,重獲信心、喜樂、希望、勇氣,帶着使命和託付,精彩萬分的踏上人生新旅程。
聖經以一種象徵性方式來描寫門徒與復活主的相遇,是從黑暗進入光明的改變。封閉墳墓、象徵死亡的大石頭被滾開了;門徒從一個密封上鎖的房間走到聖殿,施行神蹟並歌頌上帝,甚至大膽地在公眾地方前後五次宣告:「你們將祂釘死在十字架上的耶穌,上帝的大能已經使祂從死裏復活,因為死亡已不能再轄制祂,今日上帝已高舉祂成為救主和生命的主。」這份勇氣來自與復活的主相遇的經歷,令代表強權壓制人的大祭司、官長、長老和文士,以恐嚇、責打、監禁的方式來對待門徒不再奏效。門徒在敵人面前放膽的說:「聽從你們,不聽從上帝,在上帝面前合理不合理,你們自己判斷吧!我們所看見,所聽見的,我們不能不說。」雖然打擊持續來到,門徒卻充滿喜樂,無論在聖殿還是在家中,都是不住的教導人,傳耶穌是基督的福音。
  每一位與復活主真實相遇的人,生命必定得着改變。我們要殷勤地藉着讀經、祈禱、崇拜、領聖餐、投入團契、默想等各種蒙恩途徑,與常臨在其中的復活主相遇。我們要從心中禱告說:「復活的主耶穌基督,請祢進入我的生命中,賜下恩典,讓我分享復活的生命。請祢牽我手,帶我走出充滿壓力、恐懼、沮喪,感到無助、罪咎、失敗的人生。帶我離開那被大石封閉的墳墓、重門深鎖的房間。解開我生命的束縛,以聖靈大能改變我的生命,引導我活出勝過罪惡死亡、絕望無助的人生。阿們!」


2016年05月29日 
總議會主日 
感謝上主賜我們總議會 
第21期 

「他所賜的……為要裝備聖徒,做事奉的工作,建立基督的身體。」(弗4:12)
  上主為着教會的建立和興旺,藉聖靈在不同世代賜下各樣美好的恩賜、職分和制度,使基督的福音有效地傳揚。
  今天是總議會主日,回想二百多年前,上主大大使用衞斯理約翰兄弟,開展了一個影響深遠的福音復興運動,並且從中漸漸按需要發展出既豐富又美好的傳統,這些傳統今天仍被本會內外同工同道所稱讚。在眾多美好傳統中,我們特別着重的是一個能平衡教會內不同層面和群體需要,又能集中和調配人力財力資源,有效地領導教會發展,好回應時代挑戰的行政體制——「總議會」。這個被稱為本會體制上的皇冠,是由總議會教牧同工、各委員會和各堂選出來的信徒代表組成。費徹(Filchett)曾形容「總議會就如國會般,擁有最高和所有的法定權力;它擁有一個行政內閣,一個紀律性的法院,是推動調派的機制,使所有堂會具特色的牧養需要得到良好調節。」
  總議會的出現不是會祖深思熟慮的設計,而是在聖靈奇妙的帶領下產生。它源起於衞斯理約翰與幾位牧師和遊行傳道一起討論推動復興運動時應「教導甚麼?如何教導和要作甚麼?」等問題,他很快就發現,這個週年面談在策動和整合資源,制定策略和方向上,對一個多元發展的復興運動極為重要,甚至是不可缺;沒有總議會這個機制,復興運動便註定失敗。今天本會不單推展學校教育、社會服務、宣教牧養、信徒培訓、海外宣教等工作,並且這些事工要彼此有良好配搭,才能為基督福音作更有效的見證,引領更多人歸主,給教會和社會帶來祝福。今天本會計劃在未來日子着力推動金齡事工、家庭事工、城市及海外宣教和孕育領袖等重要項目,這一切都會先在總議會層面集思研究及作出獻議,而禮拜堂則積極配搭,落實執行各種堂本計劃。
  在總議會的帶領推動、各堂和各單位同工同道積極配合下,我們便有信心靠着上主恩典,去成就單靠三數間禮拜堂所不能成就的「大事」,當中最明顯的便是現今重建國際禮拜堂暨總議會大樓計劃。沒有總議會的遠象、號召、策劃和推動,這個四億五千萬的工程是不可能成就的。為此讓我們為「總議會」這制度感謝主!讓我們不單欣賞和肯定,還要積極參與總議會及屬下的委員會,發揮我們的恩賜才幹,使聖靈藉着總議會這體制,給本會各堂、各單位帶來大大的祝福,讓教會充滿使命感和生命力地前進。


2015年02月15日 
社會關懷——本宗不可缺少的屬靈傳統 
社會關懷主日 
第7期 

循道衞理宗教會沒有訂立「自己」的信條,她只將聖公會的「39信條」修訂為本宗的「25信條」。與正確的信仰(Orthodoxy)比較,正確的行動(Orthopraxy)更蒙上帝悅納。美國聯合衞理公會承傳本宗關心社會傳統,以訂立社會原則(Social Principles)來表達關注社會公義,對涉及信仰原則的社會事件,表達關注和立埸,如在18世紀時,本宗明確地反對奴隸制度和貿易、走私、酗酒及對囚犯的殘酷虐待,鼓勵信徒在社會為公義發聲。
  會祖衞斯理約翰牧師指出本宗的教義就是「愛」,對上帝和對全人類的愛。他認為上帝興起循道衞理會有一個特別目的,就是要成就「窮人有福音傳給他們」(太11:5下)的應許。所以他不單特別着重馬太福音25章,以我們對窮人的態度和行動作為我們信仰真偽的標準。他同時認為向窮人傳福音,是跟隨耶穌一個最明顯不過的要求,因為耶穌是一位處處向窮人行善的主。
  為此,他的一生是不斷地去尋找探訪窮人,與窮人一起生活,好體會他們的艱難和需要,讓窮人的困境改變自己偏差的人生觀和價值觀,增加自己愛人和憐憫人的心。當衞斯理約翰與窮人長期生活後,這特別經驗引導他發展出能配合窮人需要的眾多服務,除探監、探病、派發救濟品外,他更設立濟貧援助金和短期免息貸款,開辦免費診所藥房,提供臨時工作,設立窮人之家給孤兒寡婦居住,開辦貧民學校,印刷大量平價書籍解決文盲問題。
  在他事奉的後期,他愈來愈體會到偏袒富有人士的不公義社會政策和制度,令窮人百上加斤,帶來嚴重社會問題。他大聲地說:「在敵人面前對基督耶穌作出最尊貴的認信,就是反對社會中不公義,不合乎上帝心意的事」。為此,他印傳單,在報章投稿,甚至在街頭外和禮拜堂內講道,揭發社會的不義,為窮人發聲。他公開反對不合理稅制和引致嚴重通脹和失業的政策,他要求給予工人最低工資及對地主作租金管制,他離世前所寫最後的一封信,便是推動廢除當時社會普遍地認可的奴隸制度。
  感謝上主興起本會,讓宣揚仁愛,關心公義,與貧困者同行,成為本會豐富的屬靈傳統。願我們不負上帝所託,活出個人和社會的聖潔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