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慈光牧師

返回牧師部
英文姓名:
The Rev LEUNG Chi-kwong, Moses 
按立年份:
2010 
總議會調派及選委之職務:
筲箕灣堂主任牧師 
與宣教及牧養有關之職務:
主日學事工執行委員會委員、聖樂事工執行委員會委員及以馬忤斯之旅事工執行委員會委員 
電郵:
mosesleung@methodist.org.hk 


  日期
講題
地方


  2017/05/14
天水圍堂

  2017/05/07
大埔堂

  2015/12/27
天水圍堂

  2015/07/19
安素堂

  2015/01/25
天水圍堂

  2014/08/10
天水圍堂

  2013/09/22
天水圍堂

  2012/06/24
天水圍堂

  2010/02/14
天水圍堂

  2008/03/09
天水圍堂



1 2 3 4 5 下一頁        
2018年10月28日 
親眼見你 頌讚主名 
聖樂主日 
第43期 

崇拜中曾聽過主席說:「接下來是敬拜。」我馬上泛起疑問:「崇拜一開始,不是已經開始敬拜了嗎?」仔細一想,便了解到主席說的「敬拜」其實是指「詩歌敬拜」。究竟崇拜是否一定要有詩歌呢?翻查聖經發覺整卷創世記都沒有提及唱頌或詩歌,卻有很多記載亞伯拉罕、以撒及雅各等敬拜上帝,首次記載唱頌及詩歌,是當摩西帶領以色列人過紅海後,一起唱頌(出埃及記15章1-18)。他們絕處逢生,感激上帝大能的拯救,從心而發的歌頌,唱出這聖經的「第一歌」。這詩歌以發人深省的宣告來開始:「耶和華是我的力量,是我的詩歌,他也成了我的拯救。」表達出他們因對上主的經驗而發出頌讚,這宣告對歷代的信徒帶來深度的啓發,亦引起不少共鳴。
詩歌除了歌詞與曲調美麗外,很多時都帶着作者自己感人的故事,青年聖歌「我心靈得安寧」之作者施彼福(Horatio G. Spafford 1828-1888),是美國芝加哥一位成功的律師,也是一位熱心的基督徒,經常支持佈道家慕迪。1871年,他因芝加哥大火失去產業;同年,四歲兒子病死,他在憂傷中竭力支持芝加哥城的重建,幫助約十萬位無家可歸的市民。兩年後,一次大西洋撞船意外中,施彼福的四名兒女喪生,只有太太獲救;其後他航行經過肇事位置,遙望海面,心中的悲痛彷彿得到聖靈的安慰,回到船艙就寫下心中的一句話:“It is well; the will of God be done.”(一切安好;願主的旨意成就。)不久,他就根據這意念寫成了這首詩「我心靈得安寧」:
有時享平安如江河平又穩,
有時遇悲傷似浪滾;
無論何環境,我已蒙主引領,
我心靈得安寧,得安寧。
數年後,施彼福舉家移居耶路撒冷,與其他基督徒一起積極參與當地的慈惠工作,超越當時嚴峻的宗教矛盾,最終獲得回教、猶太教與基督教群體的信任。施彼福最後葬於錫安山之墳地,至今已超過一百年,惟他的詩歌與故事仍激盪人心。
詩歌可算是人與上帝相遇的結晶,每個體驗啓發生命,為生命帶來希望與安慰,激勵信徒得力,繼續勇敢踏上充滿挑戰的世途。


2017年10月22日 
以誠、以靈去唱 
聖樂主日 
第42期 

詩歌的重要性可從舊約中詩篇看到,詩篇可謂信仰文化的寶庫,包含着不少美麗的詩章,也有不同的處境中創作的詩歌,包含苦難中的哀歌、慶祝上帝拯救的感恩詩,又有信徒前往聖殿路途中唱頌的上行之詩。雖然其中音樂失傳已久,但其保留下來之文字卻仍煥發信仰情懷,充滿感染力,就如詩篇廿三篇:「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至今仍給人無限安慰和啓發。今天已有不少詩篇重新譜上音樂,讓這些歷久不衰之篇章重新被唱頌及欣賞。
今天聖樂的事奉似乎限於詩班、敬拜隊、詩琴及樂手,他們帶領崇拜中之頌唱,其中不少是每週練詩以準備帶領崇拜,他們對崇拜的委身是美好的見證,值得欣賞。但詩人呼籲:「你們要向上帝歌頌,歌頌!向我們的王歌頌,歌頌!因為上帝是全地的王,你們要用聖詩歌頌!」(詩47:6-7)顯然每一位信徒皆當以誠、以靈來盡心去唱,詩歌不單幫助我們唱出所信,更讓我們明白我們為何歌頌上帝,歌唱豐富我們的生命、孕育我們的靈命,並且塑造我們的生命。
十八世紀本宗發展的初期,衛斯理約翰的弟弟查理士(Charles Wesley)便開始創作詩歌,創作六千多首詩歌,被譽為循道的詩人,他的詩歌整合信仰、神學及經驗,並且有如屬靈的百科全書包羅萬有;早期本宗的信徒甚至帶詩集回家,唱頌詩歌成為家中平日靈修的一部分,故此詩歌與循道運動的發展不能分割,本宗信徒更長期以來被稱為「歌唱人」(singing people),這是何等美好,讓我們重拾這美好的傳統,同心去唱。
最近聽到一位青年人分享自己的困難:感到自己未達歌詞那份委身而無法唱出詩歌,對此分享我不禁肅然起敬,欣賞他對信仰的認真及對詩歌的尊重。記得一位長輩說:「基督徒唱大話,比講大話更多。」這話多年提醒我用悟性去唱,又以誠、以靈去唱,即或今天尚未完全做到,但唱出如此心願和目標,也是有意思的。相信主喜悅這種頌唱,讓我們投入詩歌與敬拜中。


2015年10月25日 
我的故事,我的詩歌 
聖樂主日 
第43期 

今年四月參加了一個特別的音樂會,主題是「我的故事,我的詩歌——一位失明詩人的傳奇和詩歌」,紀念著名聖詩作家克羅斯比(Fanny Crosby),她從八歲開始失明,卻生命中充滿熱誠,《健力士世界紀錄大全》稱她為有史以來最具創作力之聖詩作家。當晚藉她創作的詩歌與旁白,將這位作家生平的經歷演繹出來;音樂會上有失明鋼琴師演奏,也有失明的聽眾出席,場面觸動人心。她的作品〈有福的確據〉,歌詞:
有福的確據,耶穌屬我,我今得先嚐,主榮耀喜樂!
為神的後嗣,救贖功成,由聖靈重生,寶血洗淨。
這是我信息,我的詩歌,讚美我救主,晝夜唱和。
詩歌不單讓人唱出上主豐盛的恩典,「這是我信息,我的詩歌」湧溢出詩人對生命的體會,更感染我們反思自己的生命怎樣先嚐這恩。
筆者自小與家人在家庭一起聚會,父親講信息、兄長領禱,人人有份參與的便是唱詩歌;知道每位家人甚喜歡唱聖詩,但自己到少年信主時才開始明白與喜歡詩歌,被歌詞觸動、啟發,甚至建立與主的關係,詩歌陪伴着我的成長。
少年時代自己喜歡〈我是主的羊〉這首詩歌,歌詞雖然簡單:「主領我到青草地,安歇在溪水旁;黃昏時主與我一路同行,牧場上主的羊都得飽足心快暢,我是主的羊。」,但卻蘊含詩篇廿三篇的美景,感受到主是我牧者的福氣。成為職青後,工作壓力迫人,有一首詩歌 You are my hiding place〈祢是我的藏身處〉常常縈繞鼓勵着我,歌詞意思是「祢是我的藏身處,常以拯救的詩歌充滿我……讓軟弱的能說在主裡我是剛強」,助我跨過一些艱苦的歲月。工作一段時間後,在未考慮上帝呼召成為牧者前,我在聚會中接觸到一首詩歌〈請差遣我〉,內容以主呼召先知以賽亞為背景,在唱這首詩時,心裏感動得不住流淚而不知原因,直至上帝呼召後我才明白,後來這首詩被選為我按立禮的獻唱詩歌,十分有意思。十多年前有機會接觸到泰澤反覆誦唱之短歌,例如「在最漆黑的夜深裡,祢仍點燃燈火從沒有熄滅,從沒有熄滅……」不單能幫助自己,當弟兄姊妹經歷極度苦痛時,分享這些短歌能帶來安慰。
以上是我的故事,我的詩歌,一生激勵着我、陪伴着我。鼓勵你也要回想在自己生命中,哪些是你的詩歌,你的故事,這些都是主賜給你寶貴的禮物,值得珍惜與回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