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慈光牧師

返回牧師部
英文姓名:
The Rev LEUNG Chi-kwong, Moses 
按立年份:
2010 
總議會調派及選委之職務:
筲箕灣堂主任牧師 
與宣教及牧養有關之職務:
主日學事工執行委員會委員、聖樂事工執行委員會委員及以馬忤斯之旅事工執行委員會委員 
電郵:
mosesleu[email protected] 


  日期
講題
地方


  2017/05/14
天水圍堂

  2017/05/07
大埔堂

  2015/12/27
天水圍堂

  2015/07/19
安素堂

  2015/01/25
天水圍堂

  2014/08/10
天水圍堂

  2013/09/22
天水圍堂

  2012/06/24
天水圍堂

  2010/02/14
天水圍堂

  2008/03/09
天水圍堂



1 2 3 4 5 6 下一頁        
2019年08月4日 
黑夜的希望 
聖靈降臨後第8主日 
第31期 

為面對人生低谷的弟兄姊妹禱告守望時,有一首泰澤詩歌總是在我心中不斷縈繞:「在最暗淡的黑夜中,祢燃點之火是永不熄滅的,是永不熄滅的……」對他們分享成為莫大的安慰,因為知道我們的主叫我們信徒永不絶望,祂也是繼續成為我們的亮光、我們的安慰。<br>

先知何西阿於北國以色列最黑暗的時代作先知,國家受到崛起的超級大國亞述所威脅,大部分國土已失去。在國破家亡之際,以色列國的社會仍充滿罪惡,人民忘記上帝而向偶像敬拜。何西亞大聲呼籲人民悔改歸向上帝、重建關係,但這先知的信息卻似乎毫無效果。就像以前眾多的以色列先知付出努力,國家前途一片黑暗,看不到希望,相信何西亞也會為國家感到無奈與絕望。<br>

然而上帝說:「以色列年幼的時候,我愛他……」(何11:1)充分表達出父愛。何西阿強烈譴責以色列人崇拜巴力,呼召他們悔改、回轉事奉上帝,只是以色列忘恩,不肯歸向上帝,甚至偏要背離上帝。面對這「逆子」,上帝卻說:「以法蓮哪,我怎能捨棄你?以色列啊,我怎能棄絕你……我回心轉意,我的憐憫燃了起來。」(何11:8)上帝的愛表露無遺,祂要以信實不變的愛,贏回以色列。上帝以寬恕代替忿怒,給予回轉的機會,渴望以色列醒悟回轉,重建關係,給予以色列新的希望。<br>

面對近來社會動盪,社會關係撕裂,電視及社交媒體充斥着暴力,包括刻意隱藏真相的片面報導及語言暴力,我們除了要對這些暴力說不,讓我們要以寬恕代替忿怒,在禱告中為這城守望,專心仰賴我們掌管歷史的上帝,祂是我們黑夜的希望。「在最暗淡的黑夜中,祢燃點之火是永不熄滅的,是永不熄滅的……」


2018年10月28日 
親眼見你 頌讚主名 
聖樂主日 
第43期 

崇拜中曾聽過主席說:「接下來是敬拜。」我馬上泛起疑問:「崇拜一開始,不是已經開始敬拜了嗎?」仔細一想,便了解到主席說的「敬拜」其實是指「詩歌敬拜」。究竟崇拜是否一定要有詩歌呢?翻查聖經發覺整卷創世記都沒有提及唱頌或詩歌,卻有很多記載亞伯拉罕、以撒及雅各等敬拜上帝,首次記載唱頌及詩歌,是當摩西帶領以色列人過紅海後,一起唱頌(出埃及記15章1-18)。他們絕處逢生,感激上帝大能的拯救,從心而發的歌頌,唱出這聖經的「第一歌」。這詩歌以發人深省的宣告來開始:「耶和華是我的力量,是我的詩歌,他也成了我的拯救。」表達出他們因對上主的經驗而發出頌讚,這宣告對歷代的信徒帶來深度的啓發,亦引起不少共鳴。
詩歌除了歌詞與曲調美麗外,很多時都帶着作者自己感人的故事,青年聖歌「我心靈得安寧」之作者施彼福(Horatio G. Spafford 1828-1888),是美國芝加哥一位成功的律師,也是一位熱心的基督徒,經常支持佈道家慕迪。1871年,他因芝加哥大火失去產業;同年,四歲兒子病死,他在憂傷中竭力支持芝加哥城的重建,幫助約十萬位無家可歸的市民。兩年後,一次大西洋撞船意外中,施彼福的四名兒女喪生,只有太太獲救;其後他航行經過肇事位置,遙望海面,心中的悲痛彷彿得到聖靈的安慰,回到船艙就寫下心中的一句話:“It is well; the will of God be done.”(一切安好;願主的旨意成就。)不久,他就根據這意念寫成了這首詩「我心靈得安寧」:
有時享平安如江河平又穩,
有時遇悲傷似浪滾;
無論何環境,我已蒙主引領,
我心靈得安寧,得安寧。
數年後,施彼福舉家移居耶路撒冷,與其他基督徒一起積極參與當地的慈惠工作,超越當時嚴峻的宗教矛盾,最終獲得回教、猶太教與基督教群體的信任。施彼福最後葬於錫安山之墳地,至今已超過一百年,惟他的詩歌與故事仍激盪人心。
詩歌可算是人與上帝相遇的結晶,每個體驗啓發生命,為生命帶來希望與安慰,激勵信徒得力,繼續勇敢踏上充滿挑戰的世途。


2017年10月22日 
以誠、以靈去唱 
聖樂主日 
第42期 

詩歌的重要性可從舊約中詩篇看到,詩篇可謂信仰文化的寶庫,包含着不少美麗的詩章,也有不同的處境中創作的詩歌,包含苦難中的哀歌、慶祝上帝拯救的感恩詩,又有信徒前往聖殿路途中唱頌的上行之詩。雖然其中音樂失傳已久,但其保留下來之文字卻仍煥發信仰情懷,充滿感染力,就如詩篇廿三篇:「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至今仍給人無限安慰和啓發。今天已有不少詩篇重新譜上音樂,讓這些歷久不衰之篇章重新被唱頌及欣賞。
今天聖樂的事奉似乎限於詩班、敬拜隊、詩琴及樂手,他們帶領崇拜中之頌唱,其中不少是每週練詩以準備帶領崇拜,他們對崇拜的委身是美好的見證,值得欣賞。但詩人呼籲:「你們要向上帝歌頌,歌頌!向我們的王歌頌,歌頌!因為上帝是全地的王,你們要用聖詩歌頌!」(詩47:6-7)顯然每一位信徒皆當以誠、以靈來盡心去唱,詩歌不單幫助我們唱出所信,更讓我們明白我們為何歌頌上帝,歌唱豐富我們的生命、孕育我們的靈命,並且塑造我們的生命。
十八世紀本宗發展的初期,衛斯理約翰的弟弟查理士(Charles Wesley)便開始創作詩歌,創作六千多首詩歌,被譽為循道的詩人,他的詩歌整合信仰、神學及經驗,並且有如屬靈的百科全書包羅萬有;早期本宗的信徒甚至帶詩集回家,唱頌詩歌成為家中平日靈修的一部分,故此詩歌與循道運動的發展不能分割,本宗信徒更長期以來被稱為「歌唱人」(singing people),這是何等美好,讓我們重拾這美好的傳統,同心去唱。
最近聽到一位青年人分享自己的困難:感到自己未達歌詞那份委身而無法唱出詩歌,對此分享我不禁肅然起敬,欣賞他對信仰的認真及對詩歌的尊重。記得一位長輩說:「基督徒唱大話,比講大話更多。」這話多年提醒我用悟性去唱,又以誠、以靈去唱,即或今天尚未完全做到,但唱出如此心願和目標,也是有意思的。相信主喜悅這種頌唱,讓我們投入詩歌與敬拜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