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英偉會吏

返回牧師部
英文姓名:
The Rev LEE Ying-wai 
按立年份:
2016 
總議會調派及選委之職務:
天水圍堂主任 
電郵:
leeyw@methodist.org.hk 


  日期
講題
地方


  2017/12/03
天水圍堂

  2016/11/20
大埔堂

  2016/07/24
北角堂

  2014/12/21
北角堂

  2014/01/19
北角堂

  2011/07/31
北角堂



1 2 3 下一頁        
2017年10月15日 
情緒,你健康嗎? 
健康主日 
第41期 

弟兄姊妹,你健康嗎?早在1948年世界衛生組織將「健康」定義為「個人在身體(生理)、精神(心理)和社會功能(社交)三方面的完好狀態,不僅是沒有疾病或不虛弱。」近年,香港人對精神和社會功能兩方面的健康狀況的關注有着明顯的提升。根據一項情緒健康調查(全人教育基金與職業安全健康局2015年10月)顯示,估計本港有17.6%人口患有不同程度的情緒病,若減去醫管局的精神科求診個案,情緒病者仍可能超過100萬人!
  抑鬱症是最常見的精神心理病之一,在信主的人身上也會發生,我們要對抑鬱有正確的理解。首先,人生必會遇到各樣苦難,即使蒙主賜平安,穩妥過活,也會與親人摯友生離死別,難免會憂傷難過。況且,愛得愈深,傷痛亦愈深。其次,現今醫學雖未完全明白各類精神心理病的成因,但發現了不少先天後天(如成長、環境)因素,怎樣影響腦部的病理變化,亦發展了不少藥物及心理治療法。基督徒也是血肉之軀,身體及腦部患病,是不能免疫的。所以,患上抑鬱症,不代表靈性軟弱或神不喜悅,可看為情緒健康出了毛病,需醫治身體、心理及靈性上的問題,以求回復喜樂的生命。
  而教會作為一個醫治的群體,弟兄姊妹又應如何面對患有抑鬱症的肢體或來尋求幫助的慕道病患者呢?一位精神科專科醫生有以下的建議:
.平常心:抑鬱症不是罕見疾病。正如糖尿病、高血壓等是身體常見的失調情況;腦部失調,便出現情緒或精神上的徵狀。我們應該對情緒失調有基本認識,並以平常心面對。
.切身處地:用同理心了解,積極聆聽,叫當事人覺得有人了解(要分辨出:對方的思想行為變得負面消極,是受病徵影響,我們不必盲目贊同)。
.多聆聽、少責備、多鼓勵:即使對方說出不愉快的事,我們也可提出:從正面的角度去看、去思考這事。
.量力而為:助人者要了解自己,免得情緒也受影響,出現耗盡的情況。一般來說,為免產生誤會或移情作用,由同性作關懷較適合。如當事人情況嚴重,例如有自殺傾向的,應向專業人士求助。
.尊重私隱:了解他們是否介意病情公開。要當事人同意才告訴別人,或公開在祈禱會代禱。
.在教會層面:教牧同工應要對情緒病有基本認識,以免把問題「屬靈化」,認為不必藥物治療,反而延遲了醫治。另外,教會可舉辦有關講座或課程,對抑鬱病人和一般會友都有幫助。教牧可制訂機制,例如成立關懷小組,輔導與支援抑鬱病人;又建立支持代禱的網絡。在病情惡化時,可按危機處理機制,適時應變,與家人合作;既能互相配合,亦是見證的機會,讓家人和教會建立關係。
  教會群體透過了解、支持、代禱,與抑鬱者同行,便能活出基督的愛,實踐祂的教導和託付。這樣,不單是抑鬱病人,就是患上其他身體及精神病患的人也可在教會認識耶穌基督,藉見證、聖靈的工作,得到終極的醫治——永生和身體復活。


2016年08月21日 
從快樂的奧運精神說起…… 
基督顯現後第14主日 
第33期 

全世界矚目的奧運會到了今天終於要閉幕,下一屆四年後東京再見!聽說香港市民對今屆奧運的熱情大減,但因着一些運動員在比賽以外的言行舉動,激發起國民之間的針鋒相對,並且鬧得滿城風雨,還有在網絡媒體上,又引起大家熱烈討論。當中孫楊和傅園慧的表現,甚至成為國際關注。他們表現的迥異,對我們屬靈生命的更新,能帶給我們一些啟迪。

在今日的經課中,希伯來書12章18-29節,作者提醒我們這群新約的子民千萬不要弄錯人與上帝應有的關係。他用了兩座山作對比,舊約的西奈山是「那可觸摸的山」,和新約的錫安山喻表同樣有上帝的臨在,並且向我們說話。還有,代表兩約的兩座山,各有一位中保——懼怕戰兢的摩西和大祭司耶穌。他分別用了七個意象去對比兩處地方氣氛的差異。在舊約時,人與上帝相遇的經驗是「極其可怕」,所有意象都是非人化(18-21節),強調着立約群體的不配,要保持距離,上帝要審判他們的罪;但在新約時,卻是完全相反,我們是身處在一個「盛會」(23節)中,這個名詞在當時可以是指年度的大型體育比賽,就像奧運一樣。這裏的意象卻極其人性化及關係化(22-24節)。整個地方充滿着一種興奮、狂歡、溫暖、開放、接納和幸福的氣氛。作者強調只有在這裏,我們才能找到聖潔,赦罪和恩典。我們毋須懼怕上帝的聲音,因為耶穌的血已為我們的罪獻上永遠的祭,保證了我們與上帝的關係。這份恩典,就是我們信仰路上努力和堅忍的推動力。

在今次奧運會的比賽中,孫楊和傅園慧,展現出完全不同的態度。一個只問勝敗強弱、自高自大,拒人於千里之外,當他遇到失敗時就崩潰哭號;另一個則笑對軟弱得失、充滿着喜樂、感恩和享受當中的過程,雖然她得不到王者的成績,卻贏得萬人的喜愛。他們的表現就好像分別處身在「西奈山」和「錫安山」上光景中。弟兄姊妹,今日在我們屬靈生命的「賽道」上,我們又經歷着在那個山上的景況呢?


2015年05月10日 
你我盡心愛家人 同心合意歷主恩 
基督化家庭主日 
第19期 

甚麼叫做「基督化家庭」呢?台福神學院教授蘇文隆牧師曾寫到「這不是在家裡攞聖經、詩歌書、掛個【基督是我家的主】的牌子,或很多聖經章節,播放基督教音樂,這些雖好,有助增長基督化家庭的氣氛,但這並不表示就是基督化的家庭」。他認為基督化家庭「不是一個名詞」,而是一種「持續以耶穌基督為中心的家庭生活方式」。因此,去實踐這種生活方式,就是要在我們家庭生活的每一個層面問「究竟耶穌在這件事的看法是怎樣呢?」例如耶穌喜歡我們的夫妻關係是如何呢?婆媳之間的關係如何?我們教養子女的方法如何?我們的工作與家庭的生活平衡如何?我們跟父母長輩的關係如何?那麼,「基督化家庭」不單是已婚人士的使命,而是每一個屬主的人都要踐行的目標,因為基本上每人都有自己的家。
家庭對每一個信徒的重要性,就在於它的三項功能:第一,家庭是人密切互助的地方;第二,家庭能培養人品格的地方;第三,家庭更是能榮耀上帝,當我們的家是為著基督,家就能成為體驗上帝的喜樂平安、見證上帝的地方,是令人羨慕的家庭。一個北美有關宗教信仰與家庭的研究指出,父母對子女宗教信仰的塑造,比學校、宗教團體、專家等更重要。研究團隊進行了一個長達35年的追蹤調查,對象為300個家庭,肯定證明父母與子女關係對信仰傳承的影響,而當中特別以父親的影響更為關鍵。
「基督化家庭主日」正是要向整個群體傳遞以上所論述的意義和重要性。若要使這個信息不是只停留在「每年一次的口號」,香港教會更新運動的胡志偉牧師指出,教會就必須有明確的家庭牧養信念。家庭牧養事工的果效,不在於活動的吸引力,應重新放在父母怎樣好好傳承信仰予下一代,認定父母是家中的小牧人,父母要持守其屬靈位份,教會和牧者的角色,不是代替父母來提供宗教教育,而是要裝備每位信徒父母做好父母的職事,特別是0-12歲的孩子父母。因此,教會要關心就是如「新婚的弟兄姊妹,能否適應家庭生活?」「有了初生嬰兒的,怎樣做好父母角色?」「孩子入幼稚園了,父母怎樣帶領家庭崇拜?」「家中有長者,成年信徒怎樣支援照顧?」「家庭牧養乃是使每個家庭得力,甚至單親家庭與單身人士,學習於不同人生階段內與主同行,活出福音,見證信仰」。
讓我們都藉這個主日,重新反省自己在家庭和教會生活裡如何能真正活出「基督化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