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禹勤牧師

返回牧師部
英文姓名:
The Rev SHAM Yu-kan 
按立年份:
2001 
總議會調派及選委之職務:
廣源堂主任牧師 
與宣教及牧養有關之職務:
海外宣教委員、推廣及教育小組主席、澳門宣教計劃執行委員會核心委員、「循道衛理佈道團」常務委員、栽培事工執行委員會委員及成長伙伴計劃小組成員 
電郵:
鼓勵信徒之語句:
沒有違背那從天上來的異象(徒廿六:19下) 
喜愛之金句:
這殿後來的榮耀必大過先前的榮耀(該二:9上) 
見證或分享:
被神揀選成為傳道牧者,實在令許多自小認識我的人都不敢相信。這個既衝動、又有「牛」脾氣的人,竟然在八十年代,成為觀塘堂、工人福音工作開荒者之一,後來又在本會藍田堂及澳門堂擔任拓荒者之角色,所以,我經常自嘲自己是教會的一隻「開荒牛」;但心裏知道事奉主的「牛」需要常存謙卑、負主的軛,學祂的樣式(太十一:29)。家中共有三人,女兒希曼,師母董玉霞(Ivy),而當她們在家彈琴時,我便有她們是對「牛」彈琴的感覺。不過,我卻非常享受跟她們一起的時間,尤其是一起返教會、一起旅行、去「短宣」並一起吃零食、看電視、做運動,真是一家蒙主恩、生活樂融融。 


  日期
講題
地方


  2015/03/15
神愛堂

  2013/01/06
神愛堂

  2011/08/07
神愛堂

  2011/05/29
神愛堂

  2011/01/02
神愛堂

  2009/07/05
神愛堂

  2009/03/01
神愛堂

  2008/11/01
神愛堂

  2008/03/23
神愛堂



上一頁 1 2 3 4 5 6 7 下一頁        
2004年08月29日 
還缺欠一件 
差傳主日 
第35期 

我曾認識一位弟兄,他計劃成家立室,於是搬離父家,購買物業,又添置各式各樣傢俱,包括了雙人大床。看起來他所做的事,與準備結婚的人相似,只可惜時間一年一年過去,家裡始終仍欠了一位主角 ─ 「意中人」。同樣,想到本會宣教的發展,也與這弟兄有相似的情況;基本上在事工、奉獻、組織、選訓和差遣員外派時所需要的章則,已預備了不少;只是到現時為止,在總會的層面,本會仍在尋找那些適合擔任前線宣教任務的主角 ─ 「外派差遣員」。

有人問:「教會真的需要招募差遣員嗎?」我回答:「當然肯定。」但另方面,教友們又有所預備和承擔嗎?因此,讓我們一起思想在哪方面要先預備自己呢?

一‧基本的預備:  首要是個人與神的關係,屬靈生命是一切服事的根基,只有穩定紮實的靈性生活,才能愛主事人。其次是熱心傳福音,關懷肢體,為別人禱告,對宣教有興趣、認識和負擔,願意參予短宣,探訪工場和宣教士,這都是有心成為差遣員的基本素質。

二‧特別的裝備:  接受神學訓練之外,加強在本地宣教實踐的經驗,培養對不同文化的認識,發掘特別有助佈道、門訓,開荒植堂等服事的才能,甚至在生活方面要操練簡樸,個性開朗積極,任勞任怨,又敏於聖靈引領,縱然人性不都完全,最重要還是懂得尋求神國度的需要,將金錢、時間、才智、家庭都獻給上帝,用在海外宣教的事奉。

上月初,本會舉辦了一次宣教交流會,邀請了即將退休的宣教先鋒 ─ 英國華人循道公會傅大衛牧師,分享他的宣教體驗,其中有幾句話深深打動了我,他說:「在神的國度裏,最重要是『人』;用信心証明神的『人』、抓緊神應許的『人』、愛神的『人』、愛神所愛的『人』!」聽過之後,我首先想到自己是否神所要的這些「人」?接著,又想到上帝藉他的口,在本會呼召「人」來完成宣教的使命,只是,現今還是缺乏吧!﹝賽六:8上﹞


2003年09月14日 
謹守儆醒的服事 
聖靈降臨後第十四主日 
第37期 

你家裏有「異端」或「異端思想」的人嗎?
日前,教友在參予福音遍傳的時侯,接觸到兩名「耶和華見証人」,隨後在教友的引領下,進來教會與我開展了「基督論」之爭辯。在這種氣氛下,我知道未能幫助這兩位年僅十三歲的中學生 「棄暗投明」;接受基督位格和身份的正統教義。然而,當我回家與十二歲的女兒再談到這爭論的題目時,竟發覺她對耶穌的想法,原來也很接近異端(或新興宗教)的教訓──將基督的神性貶為聖父受造之子。

其實,異端由來已久,初期教會也受不同的異端困擾,使徒保羅屢次提醒信徒防避假教會、假使徒、假信徒,(提前6:3-6、林後11:11-15、加2:4 )免得被一切異教之風搖動,飄來飄去(弗4:14)。而現今有從事大陸福音工作的傳道人更說:中國目前至少有十八種源自本地的異端邪教到處流傳。其中一個名為「東方閃電」的異端,近年亦在港、澳教會圈子,宣傳他們這位「女基督」的教義?

當面對「沙士」或者捲土重來的問題,相信香港人很快醒覺起來,做足防預措施。但面對著比「沙士」更可怕的屬靈侵害,身為基督徒的家長和導師們,又是否更注重紮實的聖經基礎,加強信徒靈命培育呢?以前台灣衛理宗神學研究協會會長楊東川博士的見解:『綜觀古今的異端,其特質不外是發表「新真理」、「新詮釋」、聖經以外有「新權威」、還有「另外的耶穌」和拒絕正統信仰……而面對異端之泛濫,信徒理應自我省察:是否信心冷淡退後?有無關心別人?有無走火入魔?』 所以,我們必須時刻保持儆醒的服事;「提防宗教上的假貨」。

主耶穌基督預言:『將來有好些人冒我的名來,說「我是基督」或迷惑許多人。』(太24:5)最後但願眾弟兄姊妹,既有單純熱心、又有慎思明辨的能力,多接受聖經和神學裝備,不致被一些異端歪理破壞,失去永生的盼望。


2003年04月27日 
為外判工的禱告 
基層主日 
第17期 

「他們從最小的到至大的, 都一味的貪婪。從先知到祭司,都行事虛謊。他們輕輕忽忽的醫治我百姓的損傷,說,平安了,平安了。其實沒有平安。」 (耶六13-14)
香港越來越多行業要面臨「工序外判」的問題。 以往一般是商界、建築界的做法,現在連教育和社會服務界都受到感染,例如: 校內清潔外判、學生興趣班,以招標方式,讓出價低的服務單位承辦。

從管理層來說,外判工無疑能精簡人事架構、節省開支、提高競爭,但從受薪者來說,面對的困難是工資大幅度下降,令更多工人面對在人與人之間被疏離,而經濟上造成更貧乏、待遇被剝削的問題。 記得在澳門事奉的日子,一位是新移民的教友,因單靠一份工作未能養活一家五口,只得多找份大廈抹車來幫補家計,當我問及抹車的收入時,他無奈地說:「車主給管理公司每次五蚊的清潔費,而我就每次得兩蚊,真係唔駛做比要做的收入更多。」當然,管理公司也要負擔經營的開支,但這番話是表達出一個勞動者的不滿情緒 ── 分配不公義、不平等的問題。而今天香港基層多勞少得的苦惱,又豈不是由於資源分配的政策已成為制度化,容許了專業與基層、富有與窮人存著更大的分隔嗎?

我不是探究這外判問題的專家,也未能提出解決這社會現象的良方。只是我心裏禱告:「求主基督在今天的基層主日裏,再一次提醒 我們,基層與其他人一樣,有共同的需要;正如在非典型肺炎襲港這段日子,除了關心醫護人員和學生外,我們也要留心學校的工友、倒垃圾的清潔工、病房助理等的生命健康。懇求主賜智慧給敬畏祂的人,讓這個外判制度的錯誤獲得改善;又求主賜勇氣給關注基層權益的組織,指出這制度不合理、不負責的弊病。願祂所建立的教會,也學習過公義的生活,善待貧窮人,而從事外判工作的工人,能曉得不被生活的擔子與憂慮壓傷,常存平靜和信靠的心,早日獲得你為他們預備的整全救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