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禹勤牧師

返回牧師部
英文姓名:
The Rev SHAM Yu-kan 
按立年份:
2001 
總議會調派及選委之職務:
廣源堂主任牧師 
與宣教及牧養有關之職務:
海外宣教委員、推廣及教育小組主席、澳門宣教計劃執行委員會核心委員、「循道衛理佈道團」常務委員、栽培事工執行委員會委員及成長伙伴計劃小組成員 
電郵:
鼓勵信徒之語句:
沒有違背那從天上來的異象(徒廿六:19下) 
喜愛之金句:
這殿後來的榮耀必大過先前的榮耀(該二:9上) 
見證或分享:
被神揀選成為傳道牧者,實在令許多自小認識我的人都不敢相信。這個既衝動、又有「牛」脾氣的人,竟然在八十年代,成為觀塘堂、工人福音工作開荒者之一,後來又在本會藍田堂及澳門堂擔任拓荒者之角色,所以,我經常自嘲自己是教會的一隻「開荒牛」;但心裏知道事奉主的「牛」需要常存謙卑、負主的軛,學祂的樣式(太十一:29)。家中共有三人,女兒希曼,師母董玉霞(Ivy),而當她們在家彈琴時,我便有她們是對「牛」彈琴的感覺。不過,我卻非常享受跟她們一起的時間,尤其是一起返教會、一起旅行、去「短宣」並一起吃零食、看電視、做運動,真是一家蒙主恩、生活樂融融。 


  日期
講題
地方


  2015/03/15
神愛堂

  2013/01/06
神愛堂

  2011/08/07
神愛堂

  2011/05/29
神愛堂

  2011/01/02
神愛堂

  2009/07/05
神愛堂

  2009/03/01
神愛堂

  2008/11/01
神愛堂

  2008/03/23
神愛堂



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下一頁        
2003年04月27日 
為外判工的禱告 
基層主日 
第17期 

「他們從最小的到至大的, 都一味的貪婪。從先知到祭司,都行事虛謊。他們輕輕忽忽的醫治我百姓的損傷,說,平安了,平安了。其實沒有平安。」 (耶六13-14)
香港越來越多行業要面臨「工序外判」的問題。 以往一般是商界、建築界的做法,現在連教育和社會服務界都受到感染,例如: 校內清潔外判、學生興趣班,以招標方式,讓出價低的服務單位承辦。

從管理層來說,外判工無疑能精簡人事架構、節省開支、提高競爭,但從受薪者來說,面對的困難是工資大幅度下降,令更多工人面對在人與人之間被疏離,而經濟上造成更貧乏、待遇被剝削的問題。 記得在澳門事奉的日子,一位是新移民的教友,因單靠一份工作未能養活一家五口,只得多找份大廈抹車來幫補家計,當我問及抹車的收入時,他無奈地說:「車主給管理公司每次五蚊的清潔費,而我就每次得兩蚊,真係唔駛做比要做的收入更多。」當然,管理公司也要負擔經營的開支,但這番話是表達出一個勞動者的不滿情緒 ── 分配不公義、不平等的問題。而今天香港基層多勞少得的苦惱,又豈不是由於資源分配的政策已成為制度化,容許了專業與基層、富有與窮人存著更大的分隔嗎?

我不是探究這外判問題的專家,也未能提出解決這社會現象的良方。只是我心裏禱告:「求主基督在今天的基層主日裏,再一次提醒 我們,基層與其他人一樣,有共同的需要;正如在非典型肺炎襲港這段日子,除了關心醫護人員和學生外,我們也要留心學校的工友、倒垃圾的清潔工、病房助理等的生命健康。懇求主賜智慧給敬畏祂的人,讓這個外判制度的錯誤獲得改善;又求主賜勇氣給關注基層權益的組織,指出這制度不合理、不負責的弊病。願祂所建立的教會,也學習過公義的生活,善待貧窮人,而從事外判工作的工人,能曉得不被生活的擔子與憂慮壓傷,常存平靜和信靠的心,早日獲得你為他們預備的整全救恩。」


2002年08月25日 
從「短宣」到 「長宣」 
差傳主日 
第34期 

今日這個充滿宣教呼聲的香港,很少信徒立志為福音的緣故成為一個海外宣教士,使萬民歸入基督的國度裏,原因之一是他們有太多自己的計劃,而輕忽聖靈的聲音。
使徒保羅信主時,他在事奉上也有自己的計劃,他留在耶路撒冷,希望向猶太人見証自己悔改的經歷,結果神卻差他到遠方往外邦人那裏去。(徒二十二:17-21)在第二次宣教行程中,他計劃留在西亞一帶傳道,郤被聖靈禁止,隨後聖靈以馬其頓人的呼聲,引導他們開展歐洲城市宣教之旅。(徒十六:6-10)

在近代差傳事工中,有調查顯示短期海外宣教事工(短宣)是最有意義的一項發展,因為有超過五成以上機會成功產生長期宣教士。深信神會使用短宣隊這策略,呼召更多新力軍前往宣教。還記得1985年,我第一次參加短宣,在泰國北部難民村事奉九個星期後,也因聖靈在其中的引導,改變了我一生的事奉計劃。

今天有不少信徒,正如我當初一樣,從沒有想過全職事奉或專職宣教,但他們也願意參加短宣隊來體驗宣教目的,看看自己是否能勝任海外宣教的工作。只是,有些短宣隊,給外地教會的印象是「短宣數目固定、隊員面目不定。」而一些信徒又以曾經試過為滿足,沒有持續尋求神對他一生的旨意,致令短宣隊未能成為產生短期宣教士的橋樑,繼而影響了產生「中宣」或是「終生宣教士」的成果。

這裏我不是要談論教會的短宣隊成效,只是要挑戰考慮參加或曾經參加短宣隊的信徒,不要銷滅聖靈的感動。若明確地認為心志不合海外宣教,參加一次後便終止,這個決定對雙方都是好的。但若因顧慮太多而沒有信心,就要相信神必有供應預備,其實每一次的短宣都會帶來學習的機會、文化差距越大,難度越高的,學習的機會便越多,屬靈生命越見成長。當然,你還要敏於聖靈的聲音,聽從主的呼召:「要收的莊稼多,作工的人仍少」、「我可以差遣誰?」、「手扶著犁向後看的,不配進神國」。

你願意捨己跟從主,把自己的需要、顧慮交託耶和華,深信耶和華以勒嗎?


2002年04月28日 
福音戒賭 
基層主日 
第17期 

「福音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羅一:16
賭博這種行為是不分階層的。不論博士或文盲,藍領或白領,主婦或學生也可能成為賭徒,近年在香港以福音理念來戒賭事工的機構,只是從服務基層人仕的教會和福音機構中開展,而本會循道衛理中心也將在五月中之後,加入戒賭輔導服務。

根據〈工業福音團契〉去年對「問題賭徒」的問卷調查顯示,問題嚴重的賭徒,男性佔70%,年齡介乎30-39歲為主,,「賭齡」卻有11-20年之多,這表示賭徒在未達合法年齡已經參與賭博,而家人好賭、不和或離異與這習慣形成多少也有影響。至於博彩金額方面,這些人仕的收入中位數不外六至八千元,但每月花在賭博的金錢卻超過萬元。

在教會,或許接觸到終日大賭、好賭的人仕不多,但據另一統計顯示,香港約有十二萬問題賭徒,而每一個問題賭徒正在影響著十七個身邊的親戚朋友。而事實上,在個人牧會經驗中,信徒也確實受著這些賭徒的問題所困擾,所以,支持賭徒的家人、幫助賭徒尋求解決的途徑,當然成了牧者不可疏忽的責任。

除此之外,作為一個堂會牧者,看見這個社會問題日漸熾熱,在經濟不景、壓力重重的社會氣氛下,認真提醒被「小賭怡情」蒙蔽的信徒,及早改變心態,戒除這行為,不要讓魔鬼留地步。最後,願每位基督徒從耶穌基督福音的大能中,尋求屬天能力,幫助賭徒或賭徒家人,看見人性的軟弱,經歷神的恩典,在教會內追求另類的生活,不論「大賭小賭,通通唔賭」,並引領他們活出一種不貪婪,喜樂又平安的新生活。

求神幫助決心戒賭人仕,得以在基督裏成長,活出豐盛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