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景雄牧師

返回牧師部
英文姓名:
The Rev LEE King-hung, Peter 
按立/轉職年份:
1959 
總議會調派及選委之職務:
退休 
電郵:
鼓勵信徒之語句:
我很喜歡以弗所書四: 32的一句話:「要以恩慈相待,並存憐憫的心,彼此饒恕,正如上帝在基督裡饒恕了你們一樣。」世間到處是冷酷的,而只要我們稍以恩慈相待,對人悲憫,世上便多添一點溫暖。是的,自私冷漠的人多的是,可是我們自己呢?但我們在基督裡得蒙赦免,我們也去饒恕別人吧,這樣的話,人與神的間斷,人與人之間的隔膜便在愛中消除了。 
喜愛之金句:
祂向你所要的是甚麼呢?只要你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你的上帝同行(彌迦書六:8) 
見證或分享:
許多年前在我未蒙召之時偶然聽到一位神學教授的訓導,他說了三點深深的感動了我:
(一)一個牧者必須是一個有靈性生命的人,
(二)他要有均衡的智慧,
(三)他要有慈悲的心腸。
聽了這位教授的話之後,我對自己說:「我也想做這樣的一位牧者呢!」這是我蒙召的開始。我受按立為牧師以來,畢生朝向這三方面走:追求靈性生命,尋找均衡的智慧,對人要有悲天憫人的情懷。當然,只靠自己,不可能成功。而本人有甚麼進步,也是為了傳達給別人。

終生事奉
退休後仍繼續義務為教會和其他宗教團體多方事奉,例如在循道衛理聯合教會多年來主持講道研習班及其他特別講座,在中國宗教文化研究社任”Ching Feng 景風” 期刋顧問,在信義宗神學院任客席講師及教牧學博士課程顧問等。

著作選錄
《衛理斯創意神思文集》(2017);《生老病死歷程中信望愛的體驗》(2016);“Profiles in Asian theology”(2015);《天籟神韻 : 李景雄牧師文集》(2015);《李景雄博士八十五華誕賀壽文集 》(2014);《與龍鳳共舞 : 李景雄神學作品選集》(2004);《情智美》(2003);《浪漫與神學》(1997)。 


  日期
講題
地方


  2010/10/10
將軍澳堂





上一頁 1 2 3 4 5 6 下一頁        
2002年12月1日 
那日子近了 
聖餐主日 
第48期 

甚麼日子近了?
馬可福音十三章廿四至卅七節有三個圖像形容那日子。

第一圖像──日頭要變黑了,月亮也不放光,眾星要從天上墜落,天勢都要震動。那時他們(萬族)要看見人子有大能力、大榮耀,駕雲降臨。

第二圖像──你們可以從無花果樹學個比方;當樹枝發嫩長葉的時候,你們就知道夏天近了。這樣,你們幾時看見這些事成就,也該知道人子(亦譯上帝的國)近了,正在門口。

第三圖像──那日子,那時辰,沒有人知道,連天上的使者也不知道,子也不知道,惟有父知道。你們要謹慎,儆醒祈禱……正如一個人離開本家,寄居外邦,把權柄交給僕人,分派各人當做的工,又吩咐看門的儆醒。因為你們不知道家主甚麼時候來。

這三個圖像的旨趣看來很不相同。第一圖像:審判世上的罪惡。第二圖像:成全人的善行。第三圖像:信眾對他們的託付要有交代。

可是三個情景之下都有同一主要人物為中心──人子。人子是誰?他是耶穌基督(「人子」是耶穌自己有時喜歡用的自謙稱號),即使罪惡受審判,人子從四方招集他的選民。接受人子的訓誨的世人達到某一個程度,天國就來臨了。雖然沒有人知道人子甚麼時候再來,但是受託付的人們要隨時準備有交代。

有一個聖經神學的觀念,叫做「終末的希望」(eschatological hope),那不是一般所謂開明的基督徒所熟識的,因為他們不習慣用「末世」的言語(保守派的人士常講末世論這一套,但祗是用悲觀的論調,而且不求甚解)。其實一種符合聖經神學的「終末的希望」不避忌終末的事,那要審判世人的罪,但給人類勉勵和希望。終末的日子是不可計算到的,卻有今代的迫切性,儆醒世人時刻要準備──準備悔罪,準備跟從基督,準備向他交代一切的託付。

「你們要謹慎,儆醒祈禱,因為你們不曉得那日期幾時來到。」


2002年06月2日 
小香港˙大中國 
中國主日 
第22期 

一九九七年前的一段日子,有一類人(屬少數)重視香港的經濟繁榮、法治精神、言論自由,並且積極促進民主;在他們心目中,中國內地相比之下經濟落後,沒有法治精神可言,欠缺言論及其他自由,權力集中在少數統治階層手上。想中國進步,向香港學習可也。這班香港人曾被譏為犯了「大香港主義」病;言下之意,他們妄自稱大,不把中國看在眼內,不懂得愛國。
「大香港主義」似乎稍為誇大其詞吧。不錯,當日有一小撮香港人有點傲氣,或多或少看不起中國大陸,但極少極少有叛國的心態,而根本沒有顛覆一個諾大國家的能力。

時勢轉易,中華人民共和國轉眼成為一等大國。經濟發展奇速;加入世貿之後,一方面意味著中國已躋身經濟強國,另一方面中國有機會去學習國際貿易的遊戲規則。此外,有西北大發展、西南大發展等鴻圖偉略。如此看來,中國的經濟前途無可限量。

不過,當心!中國切忌掉入霸權主義的陷阱。現在輪到有「大中華主義」抬頭的危險了。

香港呢?近年來經濟低迷。一向每年加薪、每年資產增值的香港人突然面對栽員、減薪、負資產的威脅,甚至身受其害。一夜之間香港淪為沮喪、自卑、失去創業精神。

不少香港人甘願為中國的隨尾者;即使在經濟事業上也卸棄了主動力、進取心至於香港特別行政區其他獨特之處,香港人自暴自棄,忘記一國之中本來容納兩制。什麼足以使香港成為一個「特別行政區」?香港好一班達官貴人自己弄不清楚。經濟發展?看中國大陸馬首是瞻。推進民主?莫操之過急。法治精神?先看上頭的暗示(或誤讀了他們的臉色)。言論自由及其他公民權利?別這麼緊張。

今日,香港雖小,但毋庸自卑、自憐、自暴自棄;也莫須屈服於大中國之下。為何香港人不可以不卑不亢?   不卑,因為香港有其優點,都是值得保存的,可供別人參考。   不亢,因為香港是中國的一部份:中國強盛,也是香港的光榮;中國衰落,也是香港的恥辱。

本教會定每年六月第一主日為中國主日有何意義呢?。可記得「六四」嗎?它提醒我們什麼?一場為國家爭取民主、自由、廉政轟轟烈烈的運動以悲劇收場。香港人還可否記得,在「六四」前兩個星期四,每次有一百萬人上街遊行以和平方式示威同情一大群國內的愛國、青年同胞?當日香港享有這種自由,「六四」事件發生後同樣有自由上街公開哀悼受難者。

今日香港仍享有高度的自由,就趁紀念「六四」的前夕去警惕自己,小小的香港是有值得保存甚至可發揚的特點,藉此,可增進本港、本國的大眾利益。 從基督徒的觀點來看,更重要的是,上帝的公義,不容許弱小者無辜受害。

現在借用保羅向提摩太說的話(提前4:12-16)來共勉本港同道: 「不可叫人小看你【細小】,總要在……上都作【別人】的榜樣。……你不要忽視所得的恩賜。……你要謹慎自己和自己的教訓。……」

故意留下空白,好讓各同道自己填上要向香港人說的話。以基督徒的身份來說,「你若將這些事提醒弟兄【姊妹】們,便是基督耶穌的好執事,在真道的話語和你向來所服從的善道上得了教育。」(提前4: 6)


2001年12月23日 
暴力時代還有什麼「和平的福音」 
聖誕主日 
第50期 

可記得狄更士的聖誕故事那個脾氣怪僻的老頭子Old Scrooge嗎?他見到人人慶祝聖誕,卻連聲說「呸!胡說!」(bah! humbug!)
在暴力時代,唱詩祝賀,「在地上平安歸與上帝喜悅的人」、「普世歡騰」,恐怕頭腦現實的世人會說,「呸!胡說!」的確,今日,恐怖主義瀰漫著各地,飛彈滿天,地雷遍野,還有什麼和平可賀,還有什麼歡樂可言?

然而,今日世人最渴望的是世界和平,世界最缺少的是歡欣喜樂。據說,美國自「九、一一」災難以來,往教堂求內心平安、世界和平的人數激增。又據最近的報導,人與人之間彼此的慰問,為人間帶來前所未有的溫暖,在教堂唱聖誕歌之時份外喜悅。

話雖如此,我們仍然怎可說服要面對現實世界的人士,基督教實在有「和平的福音」可傳給遠處的人,近處的人(以弗所書二:17)呢?

誠然,面對世上的邪惡萬不可膽怯手軟。我們不是政治家、不是軍事家,不懂戰事的問題,不過我們可以了解一個國家不可不用剛強的手段去應付、防範、甚至設法殲滅恐佈份子。但是,必須明白,以暴易暴始終不會帶來和平。和平一定要有建設性,一定要有公義、道理、信實、仁愛,帶給人類希望。

以弗所書六:10-17很特別,用武裝的語調去講和平的福音。

「你們要靠著主,倚賴祂的大能大力……穿戴上帝所賜的全副軍裝,就能抵擋魔鬼的詭計。」不過那不僅是屬血氣的爭戰,而且是與屬靈氣的惡魔作戰。那惡魔不只是拉丹和他的蓋達組織,不只是各地的恐佈份子;那惡魔也是各國(包括美國)的霸權主義、暴力主義、經濟擴張主義;那惡魔也是人心(到處都有)的仇恨、貪婪、自私、自負、欺詐。

「所以要拿起上帝所賜的全副軍裝,好在磨難的日子,抵擋仇敵,並且成就了一切,還能站立得住。所以要站穩了,用真理當作帶子束腰,用公義當作護心鏡遮胸。又用平安的福音,當作預備走路的鞋穿在腳上。此外又拿著信德當籐牌,可以滅盡那惡者一切的火箭,並戴上救恩的頭盔,拿著聖靈的寶劍,就是上帝的道。」

這是一場長期的戰鬥,不只是向外敵的爭戰,亦是人人內心的爭鬥。

這樣的語氣太過強烈嗎?再聽韓德爾的「彌賽亞」中天使向牧羊人報喜訊的柔和歌聲:

「在至高之處榮耀歸與上帝, 在地上平安歸與祂所喜悅的人。」

最終,還是柔和報佳音的歌聲最能馴服鐵石心腸,最能帶給人類永久的和平,普世歡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