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景雄牧師

返回牧師部
英文姓名:
The Rev LEE King-hung, Peter 
按立/轉職年份:
1959 
總議會調派及選委之職務:
退休 
電郵:
鼓勵信徒之語句:
我很喜歡以弗所書四: 32的一句話:「要以恩慈相待,並存憐憫的心,彼此饒恕,正如上帝在基督裡饒恕了你們一樣。」世間到處是冷酷的,而只要我們稍以恩慈相待,對人悲憫,世上便多添一點溫暖。是的,自私冷漠的人多的是,可是我們自己呢?但我們在基督裡得蒙赦免,我們也去饒恕別人吧,這樣的話,人與神的間斷,人與人之間的隔膜便在愛中消除了。 
喜愛之金句:
祂向你所要的是甚麼呢?只要你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你的上帝同行(彌迦書六:8) 
見證或分享:
許多年前在我未蒙召之時偶然聽到一位神學教授的訓導,他說了三點深深的感動了我:
(一)一個牧者必須是一個有靈性生命的人,
(二)他要有均衡的智慧,
(三)他要有慈悲的心腸。
聽了這位教授的話之後,我對自己說:「我也想做這樣的一位牧者呢!」這是我蒙召的開始。我受按立為牧師以來,畢生朝向這三方面走:追求靈性生命,尋找均衡的智慧,對人要有悲天憫人的情懷。當然,只靠自己,不可能成功。而本人有甚麼進步,也是為了傳達給別人。

終生事奉
退休後仍繼續義務為教會和其他宗教團體多方事奉,例如在循道衛理聯合教會多年來主持講道研習班及其他特別講座,在中國宗教文化研究社任”Ching Feng 景風” 期刋顧問,在信義宗神學院任客席講師及教牧學博士課程顧問等。

著作選錄
《衛理斯創意神思文集》(2017);《生老病死歷程中信望愛的體驗》(2016);“Profiles in Asian theology”(2015);《天籟神韻 : 李景雄牧師文集》(2015);《李景雄博士八十五華誕賀壽文集 》(2014);《與龍鳳共舞 : 李景雄神學作品選集》(2004);《情智美》(2003);《浪漫與神學》(1997)。 


  日期
講題
地方


  2010/10/10
將軍澳堂





上一頁 1 2 3 4 5 6        
2001年06月3日 
中 國 主 日  
中國、聖餐主日  
第21期 

在香港舉行「中國主日」,「一國兩制」是重要的主題。香港人對「一國」是沒有問題的。香港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中國,有淵源久遠的中華文化,有完整的國土,有管治國家的主權。

其實中國、香港難分彼此。最近中國積極發展大西北,前程無量,不少香港人有份投資,人人得益。市民看見祖國一天一天的強壯起來,引以為榮。中國大陸遇著天災人禍,香港人休戚與共,捐錢相助。

「兩制」:一方面是中國大陸的政治制度、經濟體系、社會結構;另一方面,香港的政治、經濟、法律制度。基本法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得以保持其特有制度五十年不變(自一九九七年起)。實際上,中國內地和特別行政區的兩制,都各自不斷在演變,兩地的關係亦不斷在修改。

不過,香港人為了保持他們獨特的地方,在兩地的關係上不能不劃出底線。甚麼底線?民主精神的進展(現階段進度仍慢)、法治精神、言論自由、宗教自由、集會自由等。當這些香港人認為是珍貴的特色受威脅,他們就有說「不!」的權利──甚至要有勇氣說「不!」

香港人這樣說「不!」,不一定是為了保衛自己的利益,亦可能是為了全國的好處。

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北京天安門廣場上,軍隊鎮壓為民主進步而和平示威的學生,傷害了眾多人。當日,在香港數百萬市民透過大眾傳媒知道發生了甚麼事情,即時受震憾,為受害的同胞悲痛,為國家當事人的不人道而哀傷。香港人的反應是真誠的、出自良知的、無政治目的的。但直至十二年後的今日,官方仍否認失錯。今日依然有憑良知的香港人向中國當局說「不!」

為甚麼教會要在每年六月的第一個主日舉行「中國主日」呢?多個無辜的人,出於愛國之熱誠,受自己的政府苛待,那是基督教信仰所不能忽視的。耶穌曾向門徒們說,「在兄弟中最少的做了﹝傷害他們﹞的事,就是在我身上做了﹝傷害我﹞的事。」我們舉行「中國主日」,就是儆醒自己,警惕國人,國家出了錯。至此官方未承認有何錯事,我們會繼續舉行「中國主日」。

當然,我們舉行「中國主日」,不祗是為了警惕國人,而可能為了慶祝在主的祝福下中國興旺、和平、進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