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津牧師

返回牧師部
英文姓名:
The Rev LAM Chun, Tim 
按立/轉職年份:
2002 
總議會調派及選委之職務:
會長、觀塘堂主任牧師、循道衛理觀塘社會服務處主任  
與宣教及牧養有關之職務:
本地宣教事工執行委員會成員、以馬忤斯之旅事工執行委員會委員 
電郵:
喜愛之金句:
約翰福音十五章11-17節 


  日期
講題
地方


  2022/03/20
觀塘堂

  2021/10/03
觀塘堂

  2017/11/12
禧恩堂

  2017/05/28
禧恩堂

  2017/03/12
救主堂

  2016/04/10
救主堂

  2015/05/10
救主堂

  2014/06/08
救主堂

  2013/10/06
禧恩堂

  2013/05/05
禧恩堂

  2012/12/02
禧恩堂

  2012/02/05
安素堂

  2010/07/04
禧恩堂

  2008/12/21
藍田堂

  2008/07/06
藍田堂

  2008/05/11
藍田堂



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下一頁        
2015年01月4日 
基督是教會的主 
立約主日 
第1期 

一般人說起「教會」,都只想到一個地方或建築物,而我們在使徒信經中宣認「我信聖而公之教會」時,當中的「大公(Catholic)」就是指「教會」其實是一個超越時間和空間的信徒群體,即歷世歷代中不同地域的每一位信徒都是「教會」中的一分子。至於「神聖(Holy)」就是指「教會」是屬上帝的,聖經中形容到基督是教會的頭,而教會則是基督的身子。我們若從「基督是教會的主」這個角度去看「教會」的時候,我們便應該有以下的幾個反思:

首先,「教會」存在的目的是榮耀主,今天我們各地方教會所做的,究竟有多少真的是為主而作?有多少只是為人而作?又有多少是為我們自己而作呢?當然每一件事工都未必能夠很清楚地劃分,但這卻是我們需要時刻反思的問題。

第二,「教會」雖然是屬於主,但她並不是主,所以她不是完美無瑕的,但既然基督無論如何還是「教會」的主,那麼當我們看到她的軟弱時,我們是否應該指責她、離棄她?還是應該幫助她、改善她呢?

第三,「教會」需要我們的參與,但結果卻在主的手中,今日當我們為「教會」的事工做到筋疲力竭、甚至疲倦灰心的時候,我們是否可以嘗試將重擔與主分擔?以信心去接受他的安排,相信他已悅納我們的勞苦,並仰望他在前面的引領。

最後,但願我們每一位信徒都能夠重視「教會」,她是主在地上所設立、並看為極寶貴的,沒有任何一個信徒能在與「教會」抽離的情況下活出主所喜悅的生命,破壞「教會」合一的信徒更是主所不能容的,唯有當我們在「教會」中一起敬拜、禱告、相交、學習、奉獻、服事……我們才能成為主真實的門徒,在世上蒙主更大的賜福,同時也成為主更大的榮耀和世人更大的祝福。


2014年04月6日 
貧富懸殊 
大齋節第5主日 
第14期 

論到貧富懸殊,大部分人都會立即想到堅尼系數,因為它是一個最容易掌握某地方貧富懸殊問題的一個指標,香港在2011年的堅尼系數高達0.53,已經是長期超越了0.4的警戒線,更已多年在全球38個已發展的地區中(即撇開了一些落後的地區)及全亞洲主要城市中排名第一,約有17%的市民生活在貧窮線以下。近年來,有人說香港開始出現比較普遍的仇富心態,如果是真的話,到底這樣的想法又是否合乎聖經呢?

一方面,聖經中要求我們要愛人如己,同時也強調上主無條件的愛是無分貧富階級的。另一方面,聖經中曾多次記載到先知對富足的人的責備,就連主耶穌也曾經說道:「有錢財的人進上帝的國是何等的難哪!」總括而言,我認為聖經並不是指責富有的人本身,因為相信人只要努力作工,所賺到的都是上主的恩賜,問題是當人將財物看為最終的目標,失去了感謝和平安的心,又塞住了憐憫和幫助別人的心,最後更開始對別人施行剝削和壓迫,那都是上主所憎惡的。

記得我的父母以前常對我說:「書中自有黃金屋。」又說:「少壯不努力,老大徒傷悲。」但在今天這個扭曲的社會,努力工作遠不及投資(或投機)賺得多,很多年青人慨嘆時不與我,未來的人生階梯似乎極不清晰,也有很多基層市民一生辛勤工作,換來卻是退休時的無奈與徬徨,甚至可能會因為需要倚賴親人和社會保障而感到失去了人性的尊嚴。

面對今日香港貧富懸殊的問題,作為上主忠實的信徒,最基本的就是要存感謝的心盡力與有需要的人分享自己所有的一切,當記得主耶穌說:「施比受更為有福。」同時,我們也有責任擔起先知的角色,努力了解社會上出現或加劇貧富懸殊的成因,盡力以言語及行動去作出抗衡,很多時候我們必須連合教會的眾肢體或其他友好,一同在社會政策上追求從上主而來的公平和公義。願上主親自引導和使用我們,阿們!


2012年12月16日 
時常喜樂 
基督將臨前第3主日 
第50期 

保羅在腓立比書中要求信徒們要時常喜樂,現實中雖然大部分信徒的確在信主後都變得更加喜樂,然而距離時常喜樂相信仍有一段不少的距離。我們或多或少都必定會受到環境的影響,工作壓力、身心患病、人際衝突、生離死別、無止境的等待、疲憊和失敗等都帶給我們很大的痛苦,難道在當中也要喜樂嗎?

世上每一個人都是空空的來、空空的走,其間充滿了許多的得與失,所得的越多、所失的也就越多,因此,如果喜樂只是我們面對處境下的一個結果,我們必不會時常喜樂,換言之,信徒的喜樂不應建築在外在的條件上。

有些人就嘗試選擇用一個喜樂的心去面對人生,在順境時感謝上帝,在逆境時也要感謝,例如安慰自己說:「感謝主還不是最差」,或說:「相信主必有他奇妙的旨意」。但這個做法也有其限制,首先是不可以用來安慰別人,因為很容易給對方一種極涼薄的感覺,另外就是它只可以用來面對一些不太難過的逆境,如果所要面對的痛苦太大,這個方法就無能為力了。

其實保羅要求我們要時常喜樂是甚麼意思呢?從經文中看到一個簡單清楚的指引,就是不斷的倚靠和交託給主,這是我們在順境時的提醒,更是我們在逆境時的支柱。這樣的喜樂是建築在一個永恆不變的基礎之上,就是上帝長闊高深的大愛,正如我曾在最痛苦的日子中,經歷過親人不離不棄的愛護和幫助,讓我真的明白何謂「患難見真情」。換句話說,我們的喜樂既不受外在的得失影響,也不被自己內在思想的左右,而是因為上帝不論我們如何,都永遠默默地深愛著我們,並與我們同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