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慧儀牧師

返回牧師部
英文姓名:
The Rev HO Wai-yee, Winnie 
按立年份:
2006 
總議會調派及選委之職務:
宣教牧養部部長、愛華村堂主任牧師、愛華村服務中心主任 
與宣教及牧養有關之職務:
三年神學課程執行委員會委員、〈門徒〉事工執行委員會委員、啟發事工執行委員會委員、宣教牧養委員會委員 
電郵:


  日期
講題
地方


  2020/10/04
愛華村堂

  2018/12/02
愛華村堂

  2017/01/29
愛華村堂

  2012/04/08
主恩堂

  2010/04/04
主恩堂

  2008/11/23
主恩堂

  2008/08/03
主恩堂

  2008/04/13
主恩堂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頁        
2021年05月2日 
相遇旅程中 
復活期第5主日 
第18期 

一段由上帝發起的旅程,兩個客旅的相遇,是教會迎向外邦人的其中一步。使徒行傳八章記載,耶路撒冷的教會遭受大迫害,門徒分散到猶太和撒瑪利亞各處,福音反被傳開。腓利在撒瑪利亞宣講基督,治病趕鬼,信而受洗者眾。在聖靈的引導下,腓利與埃塞俄比亞的太監在曠野相遇,太監的生命被改變,基督的福音被廣傳。這個旅程並非偶然,而是上帝特定的旨意。

第一,基督滿足人的內心渴求。這段相遇旅程始於一份屬靈的追尋。埃塞俄比亞的太監上耶路撒冷去禮拜,表示他至少是一個敬畏上帝的人;他念以賽亞先知的書,渴望有人指教他屬靈的事,表示他有追求的心。太監通常是指被閹割的人,在猶太律法中,他們被拒進入耶和華的會(申命記廿三1)。守禮拜未能滿足他內心的真正渴望;律法的條文給他帶來規限。然而,聖靈引導腓利靠近太監,跟他談論耶穌的福音,為他施行洗禮,最後太監歡歡喜喜地上路,回他的本鄉去。表面上,這是太監回歸本鄉的旅程,事實上這是回歸基督的靈性旅程。因為在基督裏,他能得着心靈上的無比滿足。

第二,順服的心為他人帶來祝福。腓利是稱為滿有聖靈的人(使徒行傳六3)。他對聖靈的聲音敏銳,能夠貼近上帝心意,願意順服去行。他關注別人的生命需要多於個人的舒適安逸,使救恩臨到猶太人的對頭撒瑪利亞,以致當地連男帶女都悔改受洗。又因腓利願意聽從聖靈走近太監,使埃塞俄比亞成為非洲第一個基督教國家。之後聖靈又帶領腓利往亞鎖都去,在各城宣揚福音。腓利的順服使多人領受福音的好處。順服離不開謙卑,也即是說我們先要學懂謙卑,放下自我,才能順服。

腓利和埃塞俄比亞太監的相遇讓我們看到聖靈的掌管,同時也讓我們知道,屬靈的追尋必得滿足,順服的行動使人得福。


2020年10月4日 
同心、合一 
普世聖餐主日(81屆) 
第40期 

教會在每年十月第一個主日也會舉行「普世聖餐主日」。這個主日始於二十世紀三十年代末期,由美國基督教長老教會首先發起,衞理公會也積極響應。當時美國正面對經濟大蕭條,歐洲也受到納粹和法西斯主義的影響,第二次世界大戰更一觸即發,人類陷於仇恨爭鬥之中,世界一片灰暗。西方教會領袖有見及此,呼籲世界各地教會於十月首個主日一同舉行聖餐,提醒基督徒,耶穌捨身救贖世人,以行動廢掉冤仇;同時讓基督徒團結一致,不分你我,互相認罪,同心為世界祈求和平,展現基督信仰的合一精神。

普世教會協會在一九八二年出版了《洗禮、聖餐與服事》一書,重申聖餐重要意義,包括——
1) 對於上帝的感恩;
2) 對於基督的紀念與回憶;
3) 聖靈的呼喚;
4) 信仰的合一與共事;
5) 上帝國之餐。
耶穌設立聖餐,吩咐我們常常奉行,為了幫助我們時刻紀念他為世人所行的救贖工作。聖餐是蒙恩途徑,邀請我們回到主的面前,住在他的恩典和大愛中,仰望他的再來。信徒聚集於聖餐桌前,同領餅酒,一同分享基督聖體和寶血,提醒我們在基督裏基督徒無分彼此,都因耶穌基督聯合起來了。正如保羅所說:「因為餅只有一個,我們雖然人多,仍是一體,我們同享一個餅。」(哥林多前書十17)透過聖餐我們享受與基督契合,使我們學效主的樣式,柔和謙卑,放下自我,與人共融。

今天我們處身紛亂撕裂的時代中,各種衝突矛盾導致關係破裂,國與國之間彼此敵對、社會不同群體存在對立、信徒因不同政見彼此排斥甚至離開教會、家庭成員也因不同意見彼此拒絕。我們當趁普世聖餐主日,重新在主面前謙卑承認自己的軟弱,彼此認罪,同心為人類和平祈禱並建立共融合一的信仰群體。

這一年的普世聖餐主日很特別,因疫症的緣故,不論我們回到禮拜堂參與現場崇拜,又或在家中參與網上崇拜,我們仍可發揮合一共融的精神。在這一天裏,不論我們身處何地,也讓我們分別出十至二十分鐘的時間,專注為世界和平及信徒合一禱告,同建上帝和平的國度。


2019年09月22日 
奉派在真理上作教師 
學校教育主日 
第38期 

今天書信的經課是保羅給提摩太有關禱告的指示(提前2:1-7)。保羅勸勉提摩太「首先要為人人祈求、禱告、代求、感謝;為君王和一切在位的,也要如此。」我們常會理解這段經文的主旨是在教導我們如何透過禱告得以過平穩寧靜的生活,並在上帝面前蒙悅納。但其實信息的真正焦點,是上帝救贖恩典的普世性(2:4)。保羅以個人經歷(提前1:13-16)見證基督的普世救恩,又重申基督耶穌在上帝和人之間成為中保,獻上自己作人人的贖價(2:5-6),而保羅的角色就是奉派在信仰和真理上作外邦人的教師(2:7)。
保羅作為教師,他為外邦人和基督徒進行教育工作。他教導外邦人認識真理並接受基督救恩;同時他亦教導基督徒以合宜的態度和上帝的眼光來看待外邦人,活出真正敬畏上帝的生活見證。保羅的教育工作,為當時和今日的信徒都帶來積極的生命意義。教宗方濟各曾說:「教育不可能是中性的。它不是正面的,就是反面的;它不是豐富人生,就是消耗精力;它不是助人成長,就是使人腐敗。」
今天是學校教育主日,我們所說的當然離不開學校。學校是教育知識之處,也是培育人格之所。教育使人擴濶知識領域,也能助人發展人類美德,就如仁愛、誠實、忠信、尊重、承擔等。學校的使命不該是訓練學生拼命讀書,為個人爭取好成績,或為學校爭取好聲譽。學校的使命應該是要建立學生對真理、良知和美事的見識和判斷力,透過教授不同學科、採用創新的教學模式,幫助學生在德、智、體、群、美、靈各方面有均衡的成長。
就上述的前題,對教育工作者來說,教育不再是一份工作,而是一種態度,更是一種存在的模式。教育工作者跨越自我,進入他人生命之中,在人生旅途上陪伴同行,透過言語傳遞知識與正確價值觀,並藉着行事為人展現其所傳授的各種知識,使學生得到信心與盼望,看見世事的美好。
今天我們身處紛擾撕裂的社會中,面對各樣事情的衝擊,加上教育制度帶來的壓力,教育工作者常常疲於奔命。要培育出有正確價值觀,有承擔感的下一代,教育工作者需要不斷反思教育的使命和本身的角色,從基督耶穌裏祈求勇氣、信心和積極的態度來承擔教育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