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恩明牧師

返回牧師部
英文姓名:
The Rev YU Yan-ming 
按立/轉職年份:
2010 
總議會調派及選委之職務:
香港堂主任牧師、(監獄事工)  
電郵:


  日期
講題
地方


  2021/04/04
香港堂午堂

  2019/06/16
觀塘堂

  2017/01/01
觀塘堂

  2016/03/27
觀塘堂

  2010/06/06
沙田堂

  2010/01/31
沙田堂

  2008/10/05
沙田堂



上一頁 1 2 3 4 5 6 下一頁        
2016年02月28日 
竭力為基督的光作見證 
社會關懷主日 
第9期 

說年初二凌晨在旺角發生的事件為舉世觸目,或者會被認為是誇張的講法。然而在香港這個彈丸之地,竟然有這樣一場相對暴力的「魚旦革命」,最後更被放到與一九六七年的暴動相提並論。每個香港人都對事件有不同的看法,究竟這是一次警民衝突、騷亂、還是暴動呢?用「革命」來形容會否誇大其影響力?如何「定性」,其實都反映著我們對事件的一種認知和價值取向。

這些年來,香港社會所爭論的議題此起彼落:由認識國家到國民教育科、自由行到驅蝗行動、母語教學到普教中文、興建高鐵到超支大白象、爭取普選到雨傘運動……,作為香港一份子的我們究竟有多關心?有些人認為這些是「政治事務」,教會和其中的信徒,不應加入反對政府的行列,也不應該公開發表自己的立場,社會上的事務,由問責的官員和受薪的議員們處理就足夠了。

我們未必會認同這種「事不關己,己不勞心」的劃清界線講法,卻又怕表達自己的立場會分化弟兄姊妹,甚至引致教會分裂。於是,不少信徒選擇在教會中隻字不提,明哲保身;團契小組的活動也迴避時事議題,以致我們的交往變得表面化。有些會眾期望的崇拜講道是安慰信息,因為社會已經夠「混亂」,批評的聲音聽得太多了。在這些情況下,我們的信仰變得表面、內向、退縮和脫離現實。

近日「金色門徒」其中一課討論耶穌基督是「世界的光」。耶穌說:「我就是世界的光。跟從我的,必不在黑暗裏走,卻要得著生命的光。」(約翰福音8:12)「世界的光」並不是用來自我滿足或個人榮耀,卻有著溫暖、照亮和判斷的功效,而驅走黑暗更是這「光」的使命。而當門徒問耶穌關於一個生來就失明的人犯罪問題時,耶穌在回答中提到:「趁著白日,我們必須做差我來的那位的工;黑夜來到,就沒有人能做工了。我在世上的時候,是世上的光。」(約翰福音9:1-5)倘若我們認為現今世代日漸黑暗,我們就必須要趕快發揮光在世上的作用,接續耶穌基督來到世上的使命。我相信認識和深入了解社會事務,是信徒在世的基本功夫;按著聖經價值分析時局和表達個人意見,卻是我們的責任;而扶持受壓迫者和反對不公義的制度,則是我們的使命。在社關主日裏,願我們明白「竭力為基督的光作見證」(「金色門徒」第20課「信心社體的標誌」)的意思。


2015年06月7日 
為國家祈甚麼禱? 
中國主日  
第23期 

在「中國主日」要為國家祈禱,你會想起那幾方面?國家富強、經濟增長、民生改善,還是其他方面呢?又可有想過教會訂立的「中國主日」為何不是在接近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慶的十月一日,而是在六月份第一個主日呢?
  一九八九年春天,北京的學生悼念他們認為廉潔卻因病去世的中央總書記胡耀邦,之後他們以罷課、靜坐和絶食等,希望能夠和國家領導人會談,表達對社會貪污腐敗等情況之不滿。學生(後來也有不少北京以外其他省市的市民加入)的行動,最終在六月四日凌晨由人民解放軍武力清場下結束,死傷人數無法知道。這場中國領導人口中的「動亂」,在二十六年後的今天,仍未得到平反;當年有參與這運動,甚至失去生命的學生和市民,今天仍被視為暴徒;他們的家人不能追究責任,也不容自由地悼念死去的親屬。「中國主日」就明確表示我們沒有否定「中國人」這個身分,並且肯定和紀念在這場運動中付出和犧牲的中國人民;也盼望有一天,這場運動可以得到正確的評價,中國人可以得享真正的平安、民主和自由。這是「中國主日」的目的。
  當然,隨着國家經濟日漸強大,在國際政治舞台地位吃重,不少人認為應該放下歷史包袱往前看,中央(經濟)好,地方也會好,香港沒有內地的蔭庇,就沒有發展空間。也有人指出,香港自去年佔領運動發生後,「六四」的意義在改變,新一代受着不同的啟蒙,大學生組織相繼退出過往悼念「六四」的活動,用自己的方法表達訴求。
  作為基督的門徒,我們如何使用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市民的身分,在這個「沒有大台、只有群眾」的時空下,去為國家福祉付出一點?保羅勸勉以弗所信徒在當代要作光明子女時,有這樣的教導:「你們要謹慎行事,不要像無知的人,要像智慧的人。要把握時機,因為現今的世代邪惡。」(弗5:15-16)從八九走來,滄海桑田,時移勢易,但保羅的教誨今天仍然鏗鏘有力,在邪惡紛亂的世代中,像晨鐘暮鼓叫我們警醒覺悟,指路明燈般引領我們走當行的路,不致迷失。信徒要作智慧人,智慧人不求聰明才智,只求明白上主的旨意,在充斥着罪惡與不公義的世界中能專注、鍥而不捨、勇敢地持守天國的價值,追求公義,又懂得審時度勢,善用每個機會踐行天國在人間的使命。在「中國主日」,當我們為國家祈禱時,也應包括公義降臨、民主法治、人權自由等價值。


2014年08月3日 
作主真門徒 
聖靈降臨後第8主日 
第31期 

相信在閱讀這篇靈音的弟兄姊妹,大都會承認自己是「基督徒」。「基督徒」即跟隨基督的人,你是如何實踐這個「基督徒」的身分呢?恆常參加主日崇拜,積極出席教會聚會,熱心負責若干崗位事奉,也有金錢奉獻……究竟這些宗教活動,是否就是基督徒屬靈生命的全部?

路加福音14:25記載了有許多人與耶穌同行。稍前耶穌曾以大筵席比喻天國,聽見的人便以為信主很有益處,希望和耶穌同行,而沒想過原來要付代價。耶穌為免這些人誤會,便特意說出作門徒的代價及意思。耶穌說:「無論甚麼人到我這裏來,若不愛我勝過愛自己的父母、妻子、兒女、兄弟、姊妹、甚至自己的性命,就不能作我的門徒。」(14:26)耶穌向一班跟隨者強烈地表達:基督信仰並非一種個人利益,亦非停留在自身和家宅平安那個層次,更非把耶穌當成偶像般去膜拜。相信耶穌是救主,說要跟隨他,就要愛他超過愛父母、妻兒等,要完全徹底且毫無保留地將自己交出來。這裏,耶穌用的是一種比較性的說法,他並不是叫跟隨者不需要愛家人,卻清楚指出,我們要更多愛他,比愛其他一切人和物更多,將他放在生活中第一位,方能稱得上是一位真正的基督門徒。

接著,耶穌再提出多一個不能作他門徒的原因:「凡不背著自己的十字架來跟從我的,也不能作我的門徒。」(14:27)十字架並不是榮耀的裝飾,或者是有驅邪、保平安的作用,而是一個受苦和犠牲的記號。耶穌直言,跟從他的並不能視信仰為一種心靈慰藉和寄託,相反,真門徒乃願意走出個人安舒區,為信仰的緣故而忍受苦難,為堅持聖經教導而迎向逼迫,在捍衛真理的情況下,甚至甘願犠牲自己。

今日身處香港的我們,「基督徒」這個身分絕對不能與「香港人」和「中國人」這些身分分割。縱然近年有所謂本土意識而否定自己是中國人的身分,香港的基督徒卻不能否認自己正生活在中華人民共和國一個特別行政區之內的事實。今天的香港,正值風雨飄搖,政局動盪,人心惶惑,互不信任的景況,實在需要一些願意委身盡上基督徒本分,真誠愛主,不怕犠牲和受苦的基督門徒,勇於承擔,為公義真理發聲。求主憐憫我們,並堅定我們作主真門徒的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