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恩明牧師

返回牧師部
英文姓名:
The Rev YU Yan-ming 
按立年份:
2010 
總議會調派及選委之職務:
香港堂主任牧師、(監獄事工)  
電郵:


  日期
講題
地方


  2021/04/04
香港堂午堂

  2019/06/16
觀塘堂

  2017/01/01
觀塘堂

  2016/03/27
觀塘堂

  2010/06/06
沙田堂

  2010/01/31
沙田堂

  2008/10/05
沙田堂



上一頁 1 2 3 4 5 6 下一頁        
2012年05月13日 
愛在主裏也在外 
基督化家庭主日 
第20期 

約翰提到耶穌基督愛我們,乃是遵守父上帝愛人的「命令」(約15:9-10)。耶穌也要求跟從他的人,遵守這「彼此相愛」的命令(約15:16-17)。約翰在另一封書信中再次申明:「我們愛上帝,又實行(或遵行)他的命令,由此就知道我們愛上帝的兒女了。」(約一5:2)。再者,「我們遵守上帝的命令,就是愛他了,而且他的命令並不是難守的。」(約一5:3)。故此,我們得常作自我檢視,「愛」這個上帝的命令,又是耳熟能詳的教導,自己遵行和實踐的情況是如何呢!

曾幾何時我們的「愛」變得選擇性、有條件及〝圍內〞的。當別人對我好、有恩於我、認為對方有價值,值得我去愛時,我們便可以寬容一點,對他們多一點愛心。若某人對我不好、他的行為影響到我的生活、損害到我個人的利益、或他不屬於我們這群體時,那就休想我善待他,甚至會排斥、憎恨他們。

近月來對內地孕婦來港產子的討論,正正顯示出上述「愛的計算」。除了私家醫院營運者外,相信沒有太多港人對這批內地孕婦(及其家庭)寄予愛與關懷,只希望他們不要來港產子,搶奪香港人的資源。不少港人對於內地人來港,不論是自由行或來港產子,都帶著負面情緒來抗拒,認為他們是搶奪港人資源的蝗蟲,一種集體性排他氛圍正不斷蔓延。誠然,自由行、來港產子的確為香港的民生帶來衝擊,他們的出現卻並不是蠶食本地資源,而是將根本就存在的民生資源缺漏浮現出來。另一方面,若細心探究這些人來港的目的,他們並非僅為貪圖香港的福利,不少是因為對自由社會的嚮往,希望下一代可以在相對自由、法治及人權的地方成長。他們這追求的背後,正揭示出長期生活在腐敗政權下的悲涼。

在基督化家庭主日,又是我們去答謝母親偉大的日子,或許我們應該以遵行上帝「愛的命令」為基礎,嘗試了解內地人來港產子背後的原因,身同感受他們的處境。與此同時,我們應該監察政府人口及醫療政策,正視問題的核心。可以肯定的是,內地母親同樣疼愛她們的孩子,內地的家庭同樣是上帝所眷顧的。但願我們都像彼得向羅馬軍隊的百夫長哥尼流傳講上帝道的第一句:「我真的看出上帝是不偏待人的。」(徒10:34)。讓我們更寬闊地體現上帝「愛的命令」。


2011年06月5日 
異見者的堅持 
中國主日 
第23期 

自一九九三年開始,本會就把每年六月首個主日定為「中國主日」,一方面是表達對祖國的關懷、對中國人身分的肯定,另一方面也是紀念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晚上,在北京天安門廣場被武力鎮壓而犧牲的中國學生及市民。這段被稱為「六四事件」的歷史,源自當年北京學生悼念於四月中病逝的胡耀邦,一位素以清廉著稱的前中央總書記。學生以罷課、靜坐、遊行及絕食等行動,望能與當權者對話,表達對民主和政治改革的訴求。歷時不足兩個月的和平抗爭,持「異見」學生的申訴未被接納,生命卻被血腥鎮壓所摧殘。
今年,是「辛亥革命」一百週年,這場以「驅逐韃虜、恢復中華」為口號的革命,首推當年十月十日晚上的「武昌起義」最為人熟識;然而,這場人民以武力推翻滿清政府和超過二千年的皇帝制度,卻源自一八九零年代。今天仍有人尊稱為「國父」的孫中山,亦曾因組織革命而被通緝、被禁止入境及在倫敦被清廷所綁架。這些「異見」分子超過二十年的組織和革命行動,方見成效。
我所理解的「異見」者,只不過是所持的政見與執政者不盡相同而已。今天我們還會有印象的,包括:「六四事件」的學生領袖王丹,他不能回國,甚至連香港也不能入境;起草「零八憲章」,一份對中國民主期盼宣言的劉曉波,也不能出國領取諾貝爾和平獎項;從事藝術創作外,還關注維護公民合法權益的艾未未被拘禁、「被失蹤」卻未被起訴。
在中國主日,並非要分析中國政情,而是要紀念和重溯上述所謂「異見」者的行為,他們在國家的民主進程中付出過,甚至犧牲了自己的性命。生活在中國特別行政區的香港市民,又是耶穌基督的門徒,可有反思自己的身分和角色?可有學效或延續他們的堅持,在國家的民主事業上盡一分力?願以香港基督徒愛國民主運動今年的聯署禱文一段作結:
上主啊!求祢賜下平安、勇毅、堅定、無悔的心志,
教我們珍惜身處自由的土地,讓民主的爝火薪傳不熄。
深信民主、自由、法治是國家邁向長治久安、均富康強的基礎;
縱然困乏疲累,我們還是會走下去。奉基督耶穌的聖名祈求。
阿們。


2010年08月22日 
同心開拓公義新境界 
聖靈降臨後第13主日 
第34期 

前數天,電視新聞報導了兩則有關香港排名及指標的調查。一份名為〈外交政策〉的美國雜誌,發表了「2010全球城市指數排行榜」,香港在全球六十五個大城市之中,排行第五,列於紐約、倫敦、東京和巴黎之後,顯示香港在國際上的影響力、市場及革新等綜合實力,有頗高的地位。同一日的新聞又報導了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一項「核心指標」的最新調查結果,五項核心社會指標──自由、繁榮、安定、法治和民主──之中,「法治指標」的評分明顯下跌,亦是自二00四年以來的新低;該計劃的總監表示,這指標的大幅下跌,與近期襲警案訴訟事件有關。

有人指出,掌摑警員案之所以受到傳媒廣泛報導,乃因市民的仇富心態,認為司法部門有偏幫權貴之嫌,這又與香港日益嚴重的貧富懸殊有關。畢竟經濟、政治及民生有著不能分割的關係,而公義則是維護這關係的重要基石。在路加福音有一段記載,可以看到基督徒必須堅持爭取公義的原則。路加福音13:10-17記述了耶穌在安息日,醫治好一個被鬼附、腰不能伸直達十八年之久的女人。由於耶穌在安息日〝工作〞,管會堂的人便指責耶穌破壞安息日的規條。當耶穌回應這些指責時,首先稱管會堂者為假冒為善的人,意思是他們只重視僵化的制度而忽視人的真正需要,僅有宗教的外表,卻沒有內在敬虔和真心尊崇上帝;更嚴重的是他們只看重牲畜的經濟收益,卻輕看具有上帝形象的人的無比價值。

回顧今日香港,當立法會就「最低工資」進行辯論,資方團體表示若法定時薪高於某一水平,便會有多少間食肆要倒閉,多少個從業員要被裁失業,香港整體經濟利益有多少損失。我們要去問的是,這二十多、三十元的時薪,如何可以讓人在萬多元樓宇呎價的城市中生活?香港的整體經濟收益為何不能較為平均地分配予市民大衆,卻總是流向大財團地產商的袋中?作為基督的信徒,我們每週聚集敬拜上帝,有否真心記念孤兒寡婦,為社會上被欺壓的勞苦大衆爭取合理對待?或是視社會上的種種不公義如不見,猶如那些「管會堂者」。當耶穌見到那位十八年腰不能直的女人時,祂沒有問她需要得痊癒否,卻是主動、又不怕挑戰虛假的宗教外表和輕忽人性尊貴的規條而進行醫治。讓我們不作「假冒為善」的人,在香港這個只看重經濟增長的國際大都會裡,同心努力開拓公義新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