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鼎新牧師

返回牧師部
英文姓名:
The Rev LEE Ting-sun, Ralph 
按立年份:
1972 
總議會調派及選委之職務:
退休 
與宣教及牧養有關之職務:
成年信徒培訓計劃小組成員、澳門宣教計劃執行委員會成員 
電郵:


  日期
講題
地方


  2018/08/05
天水圍堂

  2018/04/22
天水圍堂

  2018/04/15
天水圍堂

  2018/03/25
廣源堂

  2017/09/24
天水圍堂

  2016/03/27
天水圍堂

  2015/07/19
天水圍堂

  2015/06/14
天水圍堂

  2015/04/05
天水圍堂

  2015/01/18
天水圍堂

  2014/12/25
愛華村堂

  2014/06/01
麗瑤堂





上一頁 1 2 3 4 5 6 7 下一頁        
2014年12月14日 
讓我們重新歸回上主的話語中 
聖經主日 
第50期 

聖經,不單是全世界最暢銷的書,也是使人「因在基督耶穌裏的信有得救的智慧」(提後三:15)。然而因各人對聖經的認知和領會各有不同,在實踐之時往往出現分歧和爭論,繼而產生了被視為「激進」或「保守」的教會,出現「開明」或「建制」等不同的名字。在英國,相對於政府體制之內的國教聖公會,循道公會由始至今仍是以自由教會為榮,不受政治勢力的牽制,有更大的空間回應社會民生、經濟,甚或是政制的處境問題。

香港在過去的三十年生活富裕,回歸後政治生態改變,教會日趨內向,而信徒也較喜歡追求歡樂、平穩的教會生活,漸漸遺忘了聖經的教訓是要學效耶穌基督的受苦生命——「為福音同受苦難」(提後一:8),甚至是「為義受苦」也是甘心樂意。

聖經是上帝的話語,上帝的道,不單只是一本「使人歸正」、「行各樣的善事」(提後三:16-17)的書,更是「使人甦醒……使愚蒙人有智慧……使人眼目明亮。耶和華的典章真實,全然公義」(詩十九:7-9)。我們閱讀聖經,重要的是體驗上帝的心意,從而得着能力,在地上建立上帝的國,與主同行,不斷創造一個更完善、公義、和平、仁愛的社會。

在不公不義、強權威嚇的社會中,要為貧困受苦的人伸張正義及為主發聲,確實不是大多數信眾可以做得到的。巴西大主教Helder Camara (1964-1985) 的名言是:「當我施捨食物給窮人時,他們稱我是聖人。當我問為何有窮人時,他們罵我是共產黨人。」「他們」都是在看同一本聖經的人,但當有牧者或教會要與貧苦的建制社會下的受害者同在時,便會受到質詢和批評,甚或是誹謗誣衊。

在改革宗中,聖經的權威(authority)是地上唯一的權威,我們要遵守上帝的聖言和命令。地上的政權也因上帝而來,律法固然要守,但上帝的典章律例更加要遵從和委身。一五二一年四月十八日,馬丁路德在面對德國的帝王問他會否認錯,並收回所發表的意見時,馬丁路德說:「除非聖經或有理由清楚證明我是錯,我受所引用的聖經約束,我的良心受神的話捆綁。我不能,也不願收回任何的意見,因為違背良心既不安全,也不正當。我不能那樣作。這是我的立場,求上帝幫助我。」

聖經不只是今日,亦是昨日和將來的。有一天,上帝會再來,問我們是否那「又良善又忠心」的信徒,並有否忠於聖經的教訓。


2014年02月23日 
社會關懷,與我們何干? 
社會關懷主日 
第8期 

當施政報告宣布大手筆扶貧時,霎時間香港百多萬生活在貧困中的人口便似乎減少了一大半。他們以後可靠着福利金提升生活質素,而我們信徒從此便可以安枕無憂,過我們自得其樂的生活。關懷社會貧窮等政策自有政府推動,與我們何干?
社會貧窮是否那麼簡單容易解決?香港在九七回歸後,社會貧富差距之大令人震驚,財富積聚於經濟學家所言的百分之一人口中,同時政府亦承認香港五分一人口生活在貧窮線下。這是我們的「羞恥」,更不能沉默和無動於衷。
如果你說:「本會屬下的觀塘社會服務處不是已經設立了『食物銀行』,提供糧食給貧困無助的坊眾嗎?」我會答你:「那是『救濟』、『慈惠』式的服務,是香港回復到上世紀五十年代難民潮湧入時的教會派發糧食包的時代。我們可以自滿嗎?」如果我們以為本會有五間社會服務機構,提供自幼兒到長者、健全至傷殘的種種社會服務便已夠,那麼我告訴你,早在二三十年前,不少人已指出教會只是做了政府的「判頭」,承包了政府的責任,實在沒有甚麼值得炫耀自豪。時至今日,當我們醒覺到這社會是如何壓榨剝削大部分人的生活,權貴商賈如何謀取暴利,使香港九成九的人口生活艱苦時,身為基督的信徒,我們不得不警惕自己,我們是否貧苦人的「好鄰舍」?
我們相信人是按着上帝的形象被造,應有其尊嚴──憑着工作自食其力,而非靠救濟、接受慈惠度日。世界循道衛理宗的社會宣言(1986)中指出,不去維護人的尊嚴、對貪婪的剝削無動於衷,這些都是罪;而今日的香港不公義、不公平、不合理的制度屢見不鮮,層層剝削無助的普羅市民,我們更要致力提升「社會公義」。
救主耶穌宣讀以賽亞書的一段話來開始他的職事,說到「傳福音給貧窮的人;差遣我宣告:被擄的得釋放,失明的得看見,受壓迫的得自由。」(路四:18)耶穌在世時為民而來,也為上帝之民而捨命。這是上帝給我們的聖召!
社會關懷,與我們切身相關,無可推諉!


2013年12月29日 
家在何處? 
聖誕後第1主日 
第52期 

聖誕剛過,歡樂氣氛意猶未盡,當我們仍陶醉在普天同慶、歡賀聖嬰在馬槽裏誕生時,今主日的福音書卻把我們從夢中驚醒過來──新生王一夜之間成為難民。

在中外歷史,難民不斷湧現。只要人間出現暴君、強權壓迫,或是天災人禍,人的本能便是逃離困境,尋求一個更安全的地方。今年聯合國指出世界難民人數不斷增加,各地的難民潮已達到一千五百萬人之多,以巴衝突、敘利亞內戰、非洲部落衝突和各地頻生的天災人禍,迫使人們離開家鄉,顛沛流離,且隨時陷入絕境,命喪異鄉。可見這世上有無數的人流離失所,只為尋找安身立錐之地。

在黑夜的掩護下,聖嬰耶穌由父親約瑟和母親馬利亞帶同離開伯利恆,逃往埃及,並住在那裏。耶穌一家為了逃避兇殘的希律王,成為難民,在異邦生活;但上帝卻有他的計劃和供應,在適當的時候耶穌返回加利利,為世人帶來拯救,施行醫治,並存憐憫之心,關愛周圍無依無靠、求助無門的人。曾是「難民」的耶穌深深理解到造成難民背後的原因是暴政暴君、腐敗的社會架構和敗壞的人性,使人們被迫遠走高飛,逃離家園。

「上帝是我們的避難所」(詩四十六:1)。教會在世上也要成為有需要的人的避難所,成為別人的力量,人們在患難中隨時的幫助。自一九四九年中國變色以來,香港提供了安定的生活環境,成為國內大批難民棲身或往其他地方長居的中轉站。就算是越南難民大量湧入本港時,我們的政府和志願機構,包括教會在內,也盡量提供實質的幫助和屬靈的牧養關顧。

今主日聖經給我們提醒緊記耶穌和他父母的經歷,耶穌在其宣教生命中,也居無定處,「狐狸有洞,天空的飛鳥有窩,人子卻沒有枕頭的地方。」(太八:20)他們曾遭患難艱苦,而在危難中,上帝的使者指引他們在何處能得着庇護,並能獲得上帝的供應和平安。今日教會和信徒也要成為許許多多因強權暴政或天災人禍而流離失所的人們的安慰和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