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鼎新牧師

返回牧師部
英文姓名:
The Rev LEE Ting-sun, Ralph 
按立年份:
1972 
總議會調派及選委之職務:
退休 
與宣教及牧養有關之職務:
成年信徒培訓計劃小組成員、澳門宣教計劃執行委員會成員 
電郵:


  日期
講題
地方


  2018/08/05
天水圍堂

  2018/04/22
天水圍堂

  2018/04/15
天水圍堂

  2018/03/25
廣源堂

  2017/09/24
天水圍堂

  2016/03/27
天水圍堂

  2015/07/19
天水圍堂

  2015/06/14
天水圍堂

  2015/04/05
天水圍堂

  2015/01/18
天水圍堂

  2014/12/25
愛華村堂

  2014/06/01
麗瑤堂





上一頁 1 2 3 4 5 6 7 下一頁        
2005年05月29日 
身子與肢體 
衛斯理/總議會主日 
第22期 

轉瞬間,每年一度的總議會代表部會議和總議會主日又到了。有些人或許會問這些事情就如例行公事、千篇一律,有何益處呢?代表們在密密麻麻的議程中是否只做「橡皮圖章」、舉手機器?或許今年因會選舉新一屆的會長及副會長,代表們對會議有點興奮,有所期望。

對衛斯理約翰來說,「總議會」是會眾邁向敬虔生活的操練,是蒙恩之途徑,也是接替他管理教會的組織。自一七八四年始,總議會在循道衛理宗中便具有歷史性和決定性的意義──總議會成為教會之最高決策機構,當中包括各堂所代表(昔日則來自各會社“The Legal Hundred”)。對我們來說,總議會是活的,是有生命的,因它是由本會牧師部和會友代表組合而成,代表著每一間堂會、每一個委員會及每一個單位(包括學校教育部和社會服務部)。雖然,各項事工及提案都經過周詳的程序才呈交上代表部會議,但當不同部門代表共同討論時,議決的變化則可以很大;總議會最後之決定可以說是由聖靈之帶領,並非人可以預料的!

其實,當我們仔細看各項報告及事工計劃時,可以看到總議會所代表的教會是在不斷更新、創造;當中看到上帝的帶領,不是每年都千篇一律、一成不變。但我們要常謹記不要自滿,以為每年一度的會議過後便與自己無關,又再只著眼於個人及所屬堂所關注之事情。

今日,好可能有不少堂所(或會眾)對總議會缺乏「擁有權」,看不到自己也是總議會的一部分;也可能平常在總議會說話的只有少數人,大多數人是沉默和被動的,缺少了參與性(或是沒有機會參與以至不能擁有);亦可能是缺少了聯合共同性,與總議會和其他堂所隔離了,只看到自己及目前。如果以上都是真的,那麼總議會真是需要反省、更新了!否則,總議會變得自成一體(separate entity),失去了作用,也失去了作為「蒙恩途徑」的功能!

若果沒有了總議會,我們的教會將會如何?各堂所只是一間間獨立的堂區教會,力量單薄,也缺乏支持性,更不用說有一種宏觀、世界性的感覺。英國循道公會每次開總議會時都會唱「我是否仍活著」(Am I Yet Alive),當我只單獨活著的時候,並不算是真正的活著;但當我們具有本會獨特之聯繫性(connexion),我們在更新的聖靈推動下,集合彼此之長處,互相協力,會更清晰地看到教會之使命、異象,更能充滿著勇氣,與主同行。

保羅說:「身子是一個,卻有許多肢體」,「你們就是基督的身子,並且作肢體」(林前十三:12,27)。基督是身子之首,帶領總議會邁向更合乎上主旨意的地步。我們香港的教會,也是世界眾多循道衛理宗中的肢體之一。


2004年05月30日 
那被稱為循道衛理的會友 
聖靈降臨節、總議會主日 
第22期 

總議會給人的感覺是一個組織,無數的會議,架構中有執行幹事,辦公室。這都是行政和事務性的,不少教友或會問,為何要設立「總議會主日」?
其實,總議會是指我們整個的教會,循道衛理聯合教會,這包括了各堂會、社會服務單位和學校教育等見證服務工作。昨天我們剛舉行了每年一度的總議會代表部會議,聆聽過去一年各事工部門、各委員會所作的事工報告、但亦看到整個教會在現今的困擾時代中上帝要我們所做的是甚麼,使我們有更美好的見證,讓這教會更成為上帝所喜悅的教會,我們作為教友的,也覺得更有意義和能名符其實地,被稱為一個「循道衛理友」。

在英國舉行總議會時,大會往往被稱為總議會“Conference”,有點組織化的感覺;在美國有些會督會稱Conference為“Body”,是身體,是主耶穌的身體之意,大會代表著整個教會,具有最高的權力,也能作出最適當的決定,並希望能指引教會將來之方向,在地上活出天父的旨意。

總議會主日提醒我們作為會友或是同工都好,我們是共同組成一體,在主內成為肢體,彼此互相支持,為的是要「建立主的身體」,我們每一個人也藉此「在愛中建立自己」。(弗四:12,16)我們所關顧的不單只是自己的堂會、服務單位而是靠著各肢體,「連於元首基督」共同發揮信徒、教會的功效;在總議會的共同努力下,我們能更有力地宣揚循道衛理宗的精神,活出上帝的道,使更多人蒙恩!

如果我們的循道衛理總議會主日所要達到的目標只是要教友多捐點金錢,使教會可以做多些例行事工,增聘人手,擴充會務,那便失去了總議會主日的意義。總議會主日的目標之一是讓教會能更投入整個教會的事工發展,有多一點歸屬感,不是屬於行政幹事,也不是屬於會長,而是各人都有份,因為教會的一切都是大家在總議會中議決或建議的。總議會是大家都有份的!但第二點,更重要的是讓我們齊心合力,在這艱苦困境中,讓總議會因著我們每一個人的投身參與和支持,我們共同創立我們教會的宣教使命,在社會中活出仁愛公義憐憫和突顯我們教會的獨特屬靈生命。

在世界,循道衛理是一很獨特的大宗派,因她在社會各階層中都有見證,有參與,亦有其宗教精神,是一活躍、靈活、勇敢活出信仰與生活的信仰群體。其實,總議會只是一個形式上和精神上聯繫中心,真正負起見證我們教會此獨特見證的是個別的會友、堂會、教育和社會服務單位的每位同工,彼此有共同的遠象和使命,齊步同心,不卑不亢!勇於為主作出見證。

衛斯理約翰在描述作為一個循道衛理會會友“Plain Account of the People Called Methodist”和指出我們的特徵時,他說:「他們沒有既定的假設;但各樣事件都提供不同的回應需要。他們看見或感覺到邪惡將臨時,或是要追求美善的事,他們便會去做。許多時候,他們錯失了或不醒覺到那些行動會帶來善或除滅邪惡。但有時候,他們互相諮詢,交換意見,根據聖經和一般常識,尋求最可行的方法。」

總議會代表部會議就是我們彼此探討和諮商的時候,總議會主日是讓我們同心合力,攜手推進在世上追求美善驅除邪惡之決定力量。衛斯理約翰所提倡的不單只是個人的聖潔,同時也是社會的聖潔,並且要去到完全的地步。他甚至說「新約聖經有的是社會聖潔」!

單憑個人、個別堂會、學校、社會服務單位、個別單獨能發揮的真是微不足道,也不能改變香港這迷惘失落的社會,但若我們能在基督元首的引導中,同心合力,社會聖潔之目標離我們不遠了!


2003年05月25日 
主的靈喚醒我們的生命 
總議會主日 
第21期 

對循道衛理宗的會友而言,每年五月廿四日是一既特殊且神聖的日子,因在一七三八年那個晚上,會祖衛斯理約翰的心「感到奇異地溫暖」;他的信仰生命,在基督裏尋找到了人「心靈深處」的保證。自此,他確定得著救恩,自由與喜樂油然而生,生命為主燃燒。

會祖這靈性與生命的特殊經驗我們曾稱它為「復甦」、「重生」;英國循道會作家溫大偉(David Winwood)提出是否應稱為「喚醒」(AWAKENING),是光照,是啟示呢?從那刻開始,衛斯理隨後的五十三年所作的奇妙事工,都見證了上帝在他生命裏所帶來的改變;然而,由始至終,直至他離去前,他認為最寶貴的是「上帝與我們同在」。

無論我們成為了循道衛理會友多久,相信我們在個人靈修或崇拜中,可能曾經歷過類似衛斯理約翰那一剎那之間的「心靈感動」,聖靈觸動了我們的心靈深處,「喚醒」了我們;在那一刻真正感受、體會到上帝與我們同在,信心得著保證,心中有一種衝動,有一種從上而來的力量,願意為主而活,再不是一個「自我中心」和被動的信徒。

SARS,有人將它演繹為犧牲、才能、責任和事奉(Sacrifice, Ability, Responsibility, Service);「非典型肺炎」將香港人那種沉迷於安逸、自私自利、任意妄為,及內向性的個人心態和教會觀扭轉過來──我們在艱苦和恐懼中被「喚醒」了!在一七三八年五月廿四日晚上,約翰衛斯理的心靈不安,生命受到困擾,信心低落甚至瀕臨失喪;當人對前景感到迷茫之際,主的靈就向他顯現,其後不單使循道衛理會成為一個普世性的宗派,也促進了英國的宗教復興和避免了社會擾亂。

信心的力量源於上帝的恩典,但我們的生命也要有所回應才能彰顯上帝的榮美。今日經文的保證是肯定和有力的,「主耶和華的靈在我身上,….差遣我去醫治傷心的人,報告被擄的得釋放,被囚的出監牢……。」(賽六十一章1-3)這亦是主耶穌的使命宣言,二千年來仍是屹立不倒,堅定不移。這也是我們的使命嗎?讓我們首先求主喚醒我們這因循、自滿、沉睡、迷失、困擾和不安的心!

相信當我們克勝「非典型肺炎」後,不少人會被喚醒起來,教會和社會亦隨之而更新變化。願主的靈感動我們,火熱我們的信心,改變我們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