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龍光牧師

返回牧師部
英文姓名:
The Rev LO Lung-kwong 
按立年份:
1979 
總議會調派及選委之職務:
退休、循道衛理優質生命教育中心專業發展顧問、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高級研究員(榮譽) 
電郵:


  日期
講題
地方


  2021/04/11
國際禮拜堂

  2021/04/04
國際禮拜堂

  2021/03/21
國際禮拜堂

  2020/12/20
天水圍堂

  2018/01/21
廣源堂

  2015/10/31
愛華村堂

  2015/07/05
大埔堂

  2015/06/14
愛華村堂

  2015/05/03
天水圍堂

  2014/11/16
國際禮拜堂

  2013/04/21
天水圍堂



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下一頁        
2015年03月1日 
上帝的約使萬國得福 
大齋節第2主日 
第9期 

基督教信仰的核心在於創造天地萬物的上帝與受造物的人建立約的關係,他是被造者的上帝,被造者是他的子民。

這個約的芻形起源於上帝的創造,這本來理所當然的約,上帝卻賦予人有自由去接納或拒絕。而這個原始的約,發展為挪亞與上帝之約(創9:1-13)、亞伯拉罕之約(創15:17-21;17:1-8)和摩西在西奈山上之約(出19:3-6;20:1-17)。

在歷史的發展中,以色列人不斷破壞這約,不遵守約所訂的誡命,並且視生命之約的誡命,只是硬化的石版上的規條,着重的是文字、字眼,而非精意(羅3:29;7:6),更忽略了上帝的約是寫在心版上。上帝並非要廢掉舊約,乃是要更新他與以色列家和猶太家的約(耶31:31-34)。

當以色列人經歷了國家分裂,南國及北國先後被滅,猶太人被擄,以色列族經歷了上帝的審判而被離散的過程,但同時也經歷了拯救、回歸及重整的過程,真正的以色列已非歷史中只強調血緣文化,政治的群體,已是強調與上帝立約的信仰群體,而這個也是回歸到上帝在創造時,在洪水審判之後,在與亞伯拉罕和摩西立約時的原始群體,單以上帝的恩典被揀選,以上帝的信實為凝聚的基礎,在上帝的恩約中遵守上帝律法為日常生活的準則而形成的信仰群體。但強調血緣的猶太人卻在歷史的苦難中成為一個更內向和排外的群體,在各種的災難中積聚了仇恨,為生存而掙扎中視其他民族為敵人,所有外邦人都被排斥在上帝子民以外,除非他們按照律法要求的行為,如割禮、守食物的條例和守節日等成為猶太人。

這是罪惡權勢操控的結果!道成肉身的主耶穌宣告天國的福音,呼喚他們悔改回歸上帝的統治,教導他們人不是為律法而生,而律法是為人而有,不要本末倒置,結果耶穌被憎恨,被釘在十字架上!自願受死去打破罪惡的權柄,打破人與上帝和人與人之間的阻隔,勝過死亡的生命為全人類帶來生命的正確方向和道路,保羅宣告耶穌基督的死和復活的福音,使我們藉着上帝的恩典和信實,將生命和耶穌基督聯合,不再只是猶太人,而是全世界的人,也就是外邦人都可以成為上帝的子民,在主的約內合而為一。

這不是一個新的道理,但猶太人、不同的族群,甚至不少基督徒都繼續排斥這道理!自以為優越、自義、自我為中心,排斥非我族類,外人,各式各樣的異見分子等!在今天,無論是在世界政治,香港社會,家庭和教會中,繼續發生!但在創世之約和亞伯拉罕之約中早已明確指出,上帝要使萬國得福,要包容所有人都得到上帝的賜福是上帝的心意和應許!

願我們成為上帝的僕人,使上帝的旨意成就在我們中間!


2014年11月2日 
公義的上帝察驗人的心腸肺腑 
聖靈降臨後第21主日 
第44期 

佔中運動已超過了一個月,究竟何時會結束,參與這運動的人究竟持守甚麼期望?這個多月來,不少香港市民受到了或多或少的影響,他們的盼望是儘快結束這個運動,對於這運動的目標是為了更民主的香港,不少人覺得這目標毫不實際,最重要的是不要影響今天。在市民中,教會會友中,朋友中,甚至家庭中,由於對佔中運動的不同看法,甚至對立,彼此爭吵,使關係撕裂!究竟這場運動何去何從?為香港帶來甚麼負面或正面意義?基督徒有甚麼看法?
  這場運動的起源可追溯至一九九七年香港回歸中國,這是世界歷史上一個民主國家將自己所統治的地區交給一個非民主的共產政權。中國以「一國兩制,高度自治,港人治港」的政策讓香港人安心留港建港;然而,十七年的回歸經驗,香港越來越大陸化,高度自治和港人治港的承諾卻沒有變化為一個健康的民主制度,官商勾結,行政與立法間的矛盾日益嚴重,令年青一代覺得香港的未來非常暗淡,看不到希望!佔中三子早就預計中央對二0一七年特首的選舉將不會符合普及而平等的原則,故於廿一個月前便聲稱以愛與和平佔領中環金融區作為向中央爭取民主的策略。然而,北京人大常務委員會在八月卅一日為香港二0一六年的立法局及二0一七年特首選舉決定了一個保守的選舉制度,因此刺激了學生罷課,提早啟動了佔中運動,並且因警方在九月廿八日施放催淚彈,驅散群眾,引起了廣泛的反對。
  發展至今天,基督徒有甚麼反思?
(一)政府的權力乃來自上帝,而現代政府的權力乃來自人民,基督徒理當關心政府是否以聖經的原則,也就是以愛和公義,去運用權力,管理社會。
(二)九七以來,港人普遍相信以普及而平等的民主選舉制度,才能保障港人的自由和法制,以建立繁榮的香港,而這是合乎聖經的期望。
(三)「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運動有高尚而良好的期望,但這種間接式的公民抗命運動卻影響一些人的生計和不便,這是佔中人士必須面對及關愛這些受影響的鄰舍,責無旁貸。
(四)佔中運動發展至今仍能保持着和平地進行,表現了香港人高尚的民主質素,是令人感恩的,但部分示威者和一小撮警務人員,濫用暴力,彼此傷害,應該受到譴責。
(五)青年學生,不追求物質收獲,經濟貢獻,願意追求民主與公義,以無畏無懼的精神去面對權力和壓力,是香港社會的光榮,讓人看到上帝創造人美善的一面。
(六)教會在這危機的關頭,提供了有需要的人在心靈和身體休息的地方,實踐了上帝給予教會的使命。
(七)社會的公義,在於社會的持分者能夠彼此交代,彼此問責,我們都是罪人,讓公義的上帝察驗各人的心腸肺腑!
  盼望政府,市民,佔中和反佔中的香港人,都願意謙卑地彼此聆聽,彼此相愛,一同追求民主、自由、法治、和平的香港!誠心所願。


2014年06月1日 
中國!中國? 
中國主日 
第22期 

廿五年前發生的天安門廣埸愛國民主運動,喚醒了香港人的中國情,中國夢!當時香港人正在九七危機的迷惘中,八九民運的熱情,燃亮了不少人對中國的憧憬與盼望。然而,坦克車與機關槍打碎了不知多少的中國心,六四後的移民潮,表達了香港人對中國的失望!
廿五年了,六四的逃亡者仍有家歸不得,死去兒女的父母,不能公開悼念亡魂;而中國經濟急速發展,使人認為鎮壓民主運動是正確的,物質豐裕成了人們追求的最高目標。為賺取財富,甚至不擇手段、不顧後果地製造假的產品來欺騙顧客;貪腐日益嚴重,對基本人權的踐踏沒有減少!大陸同胞到香港購買房地產,搶購奶粉,生產孩子,佔用學額等情形,使香港人厭惡內地人,認為他們搶奪香港人的資源;大量的內地遊客,雖然有助香港經濟發展,但他們的行為表現,卻破壞香港人日常的生活和核心價值。
這廿五年,不少香港人從愛中國變得厭惡中國;青年人的本土意識高漲而排拒中國!在面對香港民主化進程受北京粗暴地干預的情況下,一些知識分子發起和平佔中運動!
香港和中國這原本的生命共同體正處於彼此不信任,彼此排斥,角力的處境。香港的基督徒應如何面對呢?我想,我們必須堅守以下的原則:
1. 我們不能否定上帝創造我們的中國人身分,我們應該愛我們的國家,民族。
2. 我們生活在香港,享受比內地同胞更多的自由、民主,較佳的社會環境和生活,是上帝的恩典而非我們的功德。
3. 香港能夠在過去六十年發展成一個較進步和經濟較富裕的社會,乃倚靠內地穩定地供應給我們食物和食水,以及自開放改革以來的大量商機,我們應該確認中港之間唇齒相依,彼此分享資源的關係。
4. 香港人和內地同胞追求更大的民主不但是世界的大勢所趨,更合乎普世價值和聖經所揭示的價值觀,使人的尊嚴和上帝所賦予的人權得以建立和保障;香港人以行動爭取民主是本身的責任和權利,支援內地同胞作同樣的追求是理所當然的。
5. 香港本土意職的膨脹而排拒中國是妄顧客觀處境和自我為中心的思想,不符合上帝的福音,是要我們打破人類族群間的阻隔和對立。
6. 香港人和內地人在生活習慣和文明程度的差距是社會發展的差異,香港人只不過是在不同的政治、社會、經濟發展下形成今日的香港文化,我們不應看不起同樣為上帝所創造的中國人,就正如西方人不應看不起中國人一樣。
今日中港關係的亂象,是在忽略了以上的原則和很多錯誤的社會政策所做成的,我們必須堅持原則,敦促政府修訂合乎原則和社會處境的政策,配合時代的轉變,並且使香港人的中國心和對中國的愛得以健康發展,這才合乎上帝的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