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鼎新牧師

返回牧師部
英文姓名:
The Rev LEE Ting-sun, Ralph 
按立年份:
1972 
總議會調派及選委之職務:
退休 
與宣教及牧養有關之職務:
成年信徒培訓計劃小組成員、澳門宣教計劃執行委員會成員 
電郵:


  日期
講題
地方


  2018/08/05
天水圍堂

  2018/04/22
天水圍堂

  2018/04/15
天水圍堂

  2018/03/25
廣源堂

  2017/09/24
天水圍堂

  2016/03/27
天水圍堂

  2015/07/19
天水圍堂

  2015/06/14
天水圍堂

  2015/04/05
天水圍堂

  2015/01/18
天水圍堂

  2014/12/25
愛華村堂

  2014/06/01
麗瑤堂





1 2 3 4 5 6 7 下一頁        
2021年01月31日 
霜寒中仍活出信實的生命 
顯現後第4主日 
第5期 

英國《衞報》的宗教版主編總結英國教會去年的情況,第一句就說:「關於將來,我們只知道一點——網上崇拜」。在香港的聖誕及新年,我們的禮拜堂大門關閉,亦只有在線上進行。但兩者分別在於香港的信徒乃因疫症所迫無法去禮拜堂,在英國的則是自我放棄,對教會失去期望;現今全英國只有百分之二的人參加崇拜!
香港今年的元旦及新年前夕特別寒冷,天文台發出了霜凍警告,寒風陣陣,北風凜冽。清晨晚間,更令人心寒。這過去的一年,我們經歷了事情從未想到的急遽逆轉,令人不知所措、恐懼畏縮、噤若寒蟬,甚或要滅去他人的言論。那種自我保護的心態,我們當然可以明白了解,但當整個社會都是生活在只顧自保,無視他人的時候,若教會有一日亦掩耳不聽、閉口不言、掩目不視,單只着重「我們在這裏真好」的時候,我們的信仰生命會否如英國教會一樣,重蹈他們的覆轍,陷入絕境(報導說英國迄今有二千間教堂的聚會人數少於十人),教會仍能生存下去嗎?
在過去的一年多,香港的社會運動和新冠疫情,再加上咄咄迫人的「國安法」,在全面管治權壓制下,我們素以為榮的自由和人權空間正受到壓抑和削弱,對教會的約束和限制也可預見地大大受到管控。
或許在可見的將來,出入教堂可能有諸多限制。若主日崇拜無法舉行時,我們的宗教生活仍能否持續?若教會再不能有建築物和其他活動時,我們的信仰是否就停頓呢?若信仰受不住外來的壓力時,我們便將一切以前的靈力抛諸腦外嗎?
經不起考驗和試煉的信仰,就算不得是甚麼信仰。反之,嚴寒中更能鍛鍊出上主喜見的純真、赤誠、信心的力量!那由心靈和誠實而生,崇拜真神的心是無人能取去的,因那是上帝親自刻在我們心底裏的信仰,是原始無偽、非靠包裝外表的宗教。
今天,我們的教會太複雜了,基督教的原起是簡單、是內在美而非外在華麗,亦非以活動代替了人對上帝的敬畏。面對未來,無論政權如何威嚇、壓制,歷史都證明了它不能奪去人內心那純真的信仰;除非是人自己放棄,不再相信上帝。
讓我們不要看輕這單純的信仰力量,初期教會甚或是國內文革時期的信徒靈命,就如埋在地底下的小芥菜種子,一旦生長,便到處開花結果!今天的書信說:「惟有愛心能造就人」(林前8:1);加拉太書更提到聖靈所結的果子。在北風凜冽之際,讓我們繼續仰望上帝,讓上帝的愛和信澆灌我們,追求活出忠誠信實,合乎上帝旨意的生命!用信仰生命來見證上帝對人的慈愛!


2020年01月19日 
合一,可從破碎中重建嗎? 
合一主日 
第3期 

香港的教會是追隨着社會的走勢,還是以我們的信仰和見證去帶動改變這以財富和繁榮為目標的城市?物極必反,我們所愛的香港這半年多以來的社會事件令人嘆息心痛,在困擾和擔憂中我們祈求上主的引領保守,讓掌權者和被管理的人民能早日看見真正出路的曙光。今日的社會經已支離破碎,我們還可以破鏡重圓嗎?在可見的將來,我們所認識的香港可再現光彩嗎?

教會的合一和合一見證,在過去一段日子由於教會各自發展強大,自築城牆,將自身與別人分隔了,並且自滿自炫,與基督的忠告和教導愈走愈遠,與教會「合而為一」之精神更背道而馳,遑論保羅所重視的「一個身體」(弗四:4)「連於元首基督」(弗四:15)。

不單如此,香港教會多年來所建立的一個更合而為一的見證教會群體,今日卻要因着人性自私自利的心態而脫離分割,各起爐灶!香港教會自上世紀五十年代起,各中西教會領袖辛勞付出及犧牲而建立的基督教神學教育、醫療服務和聯合機構,今天再難得到如昔日的力量,同心合力推動事工,令人心酸。然而,每年的合一祈禱週卻不斷地提醒我們,如施洗約翰在曠野的呼聲。保羅語重心長地說:「一主,一信,一洗,一上帝——就是萬人之父。」(弗四:5-6)提醒我們不能再各行己路了!不是自我「完善」、不是「離開」上主的「合一」旨意,而是彼此同舟共濟,在這動盪不安的的世界中同心協力,彰顯上帝的榮光!

香港當前因反對修訂「逃犯條例」而生的社會運動重大且動盪不安,撕破我們過去自豪的大都會夢境。這社會事件是否能成為教會合一、重新啟航的契機呢?同樣地,如果香港的當權者仍未醒覺,還以為會事過境遷,可以若無其事的繼續走下去的話,那麼我們就在這危機中學不到一點功課了!

願慈愛憐憫的上主,親自保守我們,讓我們亦虛心順服地追隨主!


2018年10月7日 
聖餐仍是世人的恩典和盼望 
普世聖餐主日 
第40期 

「普世聖餐主日」在一九四0年獲美國基督教協進會通過,旨在推動各宗派教會藉「聖餐」團結聯合,在合一禱告中為這多苦多難的世界代禱,努力不懈地與上帝同工,建設充滿愛心和互信的社會,促進世界和平。可是今天,國際間烽煙四起,戰爭不斷,和平之望似乎更加渺茫,憤世嫉俗的人甚至可能會質疑,一九三三年由一間美國長老教會所發起的「普世聖餐主日」希望運動,真能改變現今只顧私利、罔顧他人生死的敗壞人心嗎?

「普世聖餐主日」推動至今近八十載,世界苦難卻似乎有增無減:一九三九年第二次世界大戰拉開序幕,翌年希特拉與墨索里尼商討簽訂德意日三國同盟條約,策動大戰,拘捕猶太人送入華沙集中營,下令大屠殺。今日,無論是到訪波蘭的遊客或是當地市民,對這災難仍歷歷在目!我們可以獨善其身,只重視個人和個別團體的權益或名聲嗎?只要我們張開眼睛,打開耳朵,時刻都可聽到世界不少地區的炮火聲,看到無數無辜平民死傷枕藉,數以百萬計的難民逃出戰火連年,已成死城廢墟的家園,其中也包括基督教會的肢體在內。

可悲和可惜的是,香港的教會大多數不單止獨善其身,自我、向內,把「普世」濃縮,將「聖餐」看作是上帝餵養個人的糧食,而非是基督為世人犧牲的聖禮。但我們並不會失望,更不會絕望,循道衞理宗的聖餐禮是「上帝恩典的實質途徑」,絕對相信我們今日所領受的餅和酒具有實在的效果(effectiveness)。我們相信,當我們彼此聯合、同心合意領「聖餐」時,上帝的靈會感動我們,邁向更聖潔和完全的教會,使我們能在這黑暗的世代為主作更美好的見證。

近八十年來,每年的普世聖餐主日,當我們跪在聖餐桌前,同心為這天父世界禱告時,會因着時局而振奮(如柏林圍牆倒塌);或是感到悲觀不已(大國間之貿易戰爭,世界愈來愈支離破碎),緊記「聖餐」是從基督捨身救贖而來,是恩典和好的源頭。我們基督信仰的大能,乃由聖餐而來。